漢林點評》國防監獄最聰明也最倒楣的性侵犯(一)

漢林點評》國防監獄最聰明也最倒楣的性侵犯(一)

兩個原因讓我寫這篇性侵研究的文章,第一是看到德國執政黨社民黨在月前開夏日慶典派對時,驚傳派對裡遭人下迷姦藥,至少9位女性受害!總理蕭茲及多位議員都在場…。(圖/翻自德國《Focus》

作者/廖念漢

第二拜林智堅所賜,不免俗地也來蹭一下「碩士論文」的熱度,尤其藍綠陣營針對候選人的碩論提出質疑,本人未雨綢繆先行自我檢視。我的碩論題目《國軍性侵害犯罪防治及其處遇之研究》(見下圖);眾所皆知,彼時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是該校金字招牌系所之一,許多警官都是本所畢業。



漢林點評》國防監獄最聰明也最倒楣的性侵犯(一)

感情的衝動更接近於性本能的欲望衝動 〜佛洛伊德

我的碩論最後的選擇,是經犯防所長鄭瑞隆博士的建議,在「貪污」及「性侵」中選擇了後者,因為貪污牽涉敏感難窺全貌;而性侵則是個人所為,且因態樣眾多內容豐富。

在2005年時,軍監性侵犯人數位居第三,但2008年已經躍升第一,超越違反職役(逃兵)及毒品人數,約占百分之二十左右(收容人總數約一千三百餘人)。軍監與司法監的性侵犯最明顯的不同點為:軍監多屬初犯,犯罪主因多為「性衝動控制不良」;而司法監之累犯多屬「心理偏差問題」。

食色性也,君子好色不淫。

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孔子

在國防軍監進行深度訪談時,首將「兩小無猜」條款犯人排除,因為都是妳情我願,只是男方上床之際忘了看女友身分證,最後或因賠償價碼沒喬攏,遭女方家長上告入監,這沒啥好研究的,只能歸之於男方精門衝腦,女友發育好讓其無法判斷。接下來首先出場的是全監區「最聰明」也是下場「最悲慘」的性侵犯。

美國前國防部長裴理曾說過:「美國軍隊管理最大的難題,莫過於層出不窮的性醜聞案件」。

這位收容人姓陳,服務於某司令部刑鑑中心少校測謊官,其在國軍中算是測謊翹楚,而且正在台北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修碩士,至此其軍旅生涯可說是順風順水、「前程似錦」。但一個突發的「好奇心」及邪念,讓他從此走上人生的不歸路。

Curiosity killed the cat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