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皋採菊集》台灣何來主體性?如何能有主體性?

東皋採菊集》台灣何來主體性?如何能有主體性?

網路上一篇大學生所寫的文章,作者覺知到,國際上除了中國、俄羅斯與美國之外,其他國家都被制約、影響或操控,根本不具有真正的主權。如果台灣成為中國之手足,代表中國主體性一部分,會再受到他國的壓制與壓榨嗎?日後或將有更多台灣人民,會決定台灣是否願意和未來更為法治民主的中國結成一體。(圖/取自網路)

文/劉東皋

最近在臉書上,看到一位退休的企業老闆轉傳一篇據稱是某大學生的文章,內文主要是說,這個世界,真正具有主權的國家,只有中國、俄羅斯和美國,其餘國家都是被制約、影響或操控的;等同於其他國家沒有一個真正具有主體性的。那位財產以億計、已無經濟之憂的退休老闆,會轉傳這篇文章,自也表示他對此看法的認同。

如果這篇文章真是一位台灣的大學生所寫,那表示一些有能力思考的大學生,已經有所覺醒,並意識到,美國政府挾其軍事、科技、金融優勢的單極霸權長期操控國際社會的情勢,漸被一些台灣年輕人看清。而民進黨、乃至過去李登輝所謂的台灣主體性,其實是在美國單極霸權政治下一個毫無自主性的政治附庸、經濟遭殖民的奴隸型社會與政體罷了。

誠然,有些國家為了超脫被美國政府的控制,而與之對抗,例如伊朗、伊拉克等國家,但總是被美國運用其在國際上的霸權制裁,搞得民不聊生。二次大戰之後,對美國表示順服的,除了戰敗國,還包括脫離被戰敗國占領或殖民的國家,諸如德國、日本、法國、南韓、中華民國等,這些國家,在政治、經濟、金融體系下一再遭受自二戰以來馬歇爾主義的操控,依憑美國的意志為意志,除了淪為經濟殖民地之外,還要聽憑美國政府指揮、共同與美國對抗不聽它話的蘇聯(俄羅斯)及中國政府兩個大國。

美國恃其單極霸權制約操控他國

這些國家,包括歐盟的兩個大國德國與法國,何來有國家主體性?一場俄烏戰爭,硬要打掉俄羅斯輸往德國和歐洲的北溪一號及二號天然氣管道,讓德國和歐洲人民必須伴隨美國政府對俄羅斯的制裁而遭受高燃料費、高物價的痛苦,而德國與歐盟國家政府還得吞下去;對德、法這些大國,何來什麼主體性?更遑論一些被強押上陣還得表現一副是自願軍的其他小國,諸如日本、韓國等。

而民進黨執政下的「中華民國台灣」政府,更是把美國政府的話,包括政府官員及參、眾議員的某些屁話當成聖旨在奉行。憑什麼在美國政府要求下,台積電就必須移往美國設廠?一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拉馬斯瓦米要台灣每個家庭發槍,美國前國安顧問歐布來恩還要每個人發一把AK47,一些美國政客更隨便發言要炸毀台積電,這些無恥政客把台灣及台灣人民當成第三世界落後國家在耍弄,

東皋採菊集》台灣何來主體性?如何能有主體性?

(圖/取自網路)

講這些言論的美國政客不但無知,而且傲慢地把台灣人的生命視如草芥,毫無「民主人本」的對待;而竟還有一堆民進黨高官,民代,還要台灣人不能有疑美論,這是什麼台灣主體性?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藉著與蘇聯的冷戰,劃分東、西陣營,並以馬歇爾主義建立起經濟殖民與政治附庸的西方霸權體系;蘇聯解體,美國仍只圖建立單極霸權,只要有哪個國家妄想成為什麼第一(如日本第一),就施以重手,利用金融、經濟、科技壓制等惡質資本主義手段,打它個三十年不得翻身;更利用人為製造的金融風暴,趁機以無限量可發行的美元、扶持美國國際企業到處收購各國被金融風暴打趴的廉價資產、股權;而這些被打壓、打趴的國家政府,一句話也不敢吭聲,還摸摸鼻子要自己的人民百姓自認就是自由市場下的正常機制!

世界和平難以寄望於單極霸權的損人利己上

曾經,許多人們都抱持著世界和平的理想。連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在去年接受黃光芹專訪、揭露民進黨政府的腐敗比過去更嚴重的同時,他還說自己的願望是世界和平。

然而,看清美國政府自私自利、損人利己的霸權思想,看清這個國際社會被惡質資本主義所操弄、俄烏戰爭與以巴戰爭的背後文化、種族、石油、資本的爭霸爭權的本質,就知道現時這世界在美國惡質資本主義政府及其背後靈的操控下,世界不可能真正的和平。如果掌握世界最高權力的政權領導人及其社會文化,不具有「己立立人」、「天下為公」、「仁愛和平」的思想,國際上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和平。像李遠哲還抱持如此單純的理想主義,不知是要覺得感佩、還是可悲?

在美國政府單極霸權操控的國際社會下,不會有真正的和平,只要有損及其霸權利益的國家,必有代理人戰爭的出現。不論是金融戰、經濟貿易戰或軍事戰爭。它可以毫不考慮代理人國家的人民是否處於無謂的戰火蹂躪下。所謂的「人人一把AK47」這種言論,根本不把台灣人當人,而是當它的戰爭代理機器而已。尤其,在台灣社會經過三十多年的惡質政客操弄「民粹選舉」的嚴重對立下,不用等中共真的打過來,台灣社會早就自己打自己、亂成一團了。這種無恥無良美國政客的言論,台灣人豈能不疑、不反?

東皋採菊集》台灣何來主體性?如何能有主體性?

(圖/取自網路)

試想,抱持這種言論的,有的是美國總統參選人、有的是美國前國安顧問,他們的無知傲慢言論,難道不會變成美國政府的可能政策嗎?而見微知著,這些已經是美國政治高層菁英的人會發表這種種言論,不是代表美國政治圈的(一部分)邪惡思想嗎?

弱國無外交也無主體性

國際政治上的一句名言是:「弱國無外交」,驗證於現今實際的國際關係,應該是「弱國無主權和主體性」,不論是政治上成為霸權強國的附庸、或是成為經濟上的殖民地。然而,台灣社會不是沒有選擇,他可以選擇成為是強國的一部分,或是一個長期被壓榨打壓而無主體性的弱國(不論他叫中華民國或台灣)。

依照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賴清德所言,台灣已是一個獨立國家,現在名叫中華民國,但實際上,現在的中華民國政府是完全聽命於美國政府的政府。當美國政府要它配合抗中,它就配合抗中;要它延長兵役、買武器,它就延長兵役、買武器。這些關乎人民重大權益與龐大而永無止盡的財政支出決策,為何不舉行公投決定?

在台上的政治人物,不少人多被美國政府所把持。連喊了一輩子「務實台獨工作者」且當到副總統的人,當美國政府又忽然改口說「不贊成台獨」,他又不講台獨了,如果台灣檯面上的一群政治人物都是已被美國政府買通或以各種方式威脅利誘所把持,台灣這個國家社會不論他叫什麼名字,是不可能有主體性的。

假如有一天,中共政府實行的是充分法治、以人為本、人民共享的政治體制,且是世界獨立而自主的強國,台灣人民為何不能選擇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台灣與其成為一個長期被美國壓制與壓榨的弱國、小國,為何不成為中國的手足而成為強國的一部分?此一「中國」,可以先是文化的中國、經濟的中國,進而才是法治中國、政治中國。

兄弟如手足 都是「中國」身上的主體

所謂手足,有兩層意義。其一,如同早年辜寛敏在世時曾說過,兩岸應如兄弟之邦;既是兄弟,便如手足。

其二,即使成為中國之手、之足,也就是成為中國(身體)的一部分,亦即就是中國的「身體」。如同人之手足,既是主體的一部分,也是一部分的主體,也便是主體(的本身)。台灣中華民國未來既可共容於中國,也共融於中國,同樣的就是共榮的中國。

除了一些政客、只顧個人私利的資本家,多數台灣人民、企業主,難道不會希望自己的國家能夠真正具有主體性嗎?但美國政府卻從來不讓附庸國或經濟殖民地具有主體性,連法、德、日、韓等國家都成了被制約、操控、沒有主體性的附隨國家。然而,一旦台灣成為法治民主中國的手足之一部分,代表的就是中國的整個主體,豈能任由他國隨意壓制與壓榨?

如果台灣社會是一個民主社會,為什麼不能讓台灣人民有此選擇?本文開頭的大學生或那位轉傳文章的退休企業主,他們的覺知,終會有愈來愈多的台灣人有同樣的感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東皋採菊集》台灣何來主體性?如何能有主體性?

劉東皋,祖籍山東齊東縣,台灣高雄人,淡江大學統計系畢、朝陽科大企管研究所碩士、大葉大學管理研究所管理博士。曾任經濟日報、台灣日報、新新聞周刊、台灣醒報,並陸續在中部數家私立大學兼課。2014年創辦自媒體中報雜誌至今,持續關注台灣社會表面現象的背後實相,記錄當代台灣社會的思想所在。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