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醫師心好累之三:主子傲嬌 奴才難為

對臺北市立動物園的獸醫師而言,貓科動物通常是讓人相對頭痛的病患,這群性子傲嬌、倔強的「主子」,還很會隱藏病痛,常常被診斷出病因時,已經是疾病的晚期,讓獸醫師們不禁感嘆:「主子傲嬌,奴才難為啊!」
臺北市立動物園裡照養了許多貓科動物,小至石虎、大至體重超過200公斤的非洲獅。牠們天生傲骨,當然不可能像寵物一般乖乖地進箱籠、或是牽繩走進動物醫院,接受獸醫師的健檢或治療服務,通常必須要麻醉後才能接近。使用吹箭麻醉看似簡單,但能不能順利「放倒」動物就要看老天保佑了,例如美洲獅看到獸醫師準備吹箭時,就會開始在欄舍內上下奔走跳躍,考驗獸醫師的動態瞄準功力;有時吹箭才剛射中動物,僅僅一剎那的歡愉,動物靈活的身手、頭一轉就咬掉針筒,有時眼看著麻醉藥如水霧般噴灑,根本來不及注入動物體內或只注入一部分;孟加拉虎老奶奶則是不論何時何地,都是一副愛睏的樣子,到底麻醉有沒有作用誰也不能保證,獸醫師一行人只好耐著性子等了又等…,直到鼾聲響起才敢靠近。
可別以為吹箭射中動物後,就可以開始輕鬆地進行各項檢查了,當大型貓科動物倒下的那一瞬間,才是獸醫師腎上腺素噴發的開始。每種動物、不同個體對麻醉的反應不盡相同,過程中獸醫師們都必須保持在高度警戒的狀態,尤其是面對危險性極高的貓科動物,更是不能有絲毫的鬆懈,一旦有任何的閃失,動物或人身安全都會受到莫大的威脅。
野生的貓科動物是絕對的肉食性動物,對腎臟的負擔很大,老年個體很難避免腎衰竭的命運。當貓科動物發生腎衰竭時,也是需要靠輸液來協助身體排除累積的含氮廢物。過去動物園獸醫師曾嘗試用超長鉗子夾著針頭準備幫老虎輸液,看著因為生病不適而顯得懶洋洋的動物,怎知在針扎進去的當下,牠使盡全身的力氣對著獸醫師怒吼,即使隔著堅固的欄杆,獸醫師依然感受到迎面襲來的熱浪和怒氣,忍不住登楞了幾步,虛軟地跌坐在地板上。
近年來臺北市立動物園在市政府及市議會支持下,醫療設備逐步添購更新,健康檢查的項目日趨完善,因此許多野生動物從前容易被忽略的老化症狀也能提早發現,獸醫師便能根據動物的情況給予適當的積極處置,不論是外在飲食環境的調整或藥物醫療介入,都是為了改善牠們的生活品質並提升動物福祉,讓所有陪伴我們許久的野生動物們,都能過得舒適又安心!

最新政府消息新聞
人氣政府消息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