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台美為半導體供應鏈夥伴 非匯率報告能衡量

央行去年大舉買匯穩定匯市,恐讓台灣被美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央行傍晚發布新聞稿指出,去年有疫情及美中貿易爭端等特殊因素,而且台美關係緊密、是半導體供應鏈的重要戰略夥伴,非匯率報告能衡量。

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今天赴立法院財委會進行業務報告,立委相當關注美國即將發布的匯率報告,而楊金龍坦承,台灣確實可能被列為匯率操縱國。

央行傍晚發布新聞稿說明,根據美國財政部的檢視標準,2020年台灣將觸及對美貿易出超逾200億美元、經常帳順差對GDP比率逾2%及淨買匯對GDP比率逾2%的3項檢視標準。

但央行指出,美中貿易及科技爭端的轉單效應、美國強化資安防護及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導致美國對台灣資通訊及視聽產品需求大幅增加,帶動去年台灣對美國商品出超達299.3億美元,此現象與匯率無關。

在疫情衝擊之下,主要經濟體央行基於法定職責,採行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外溢效果改變全球資本移動方向,導致鉅額資金流入小型開放經濟體。

央行表示,小型開放經濟體為了因應寬鬆政策的外溢效果,也多透過調節匯市,維持金融穩定;事實上,小型開放經濟體的匯率干預,與他國實施量化寬鬆相同,都是為了達成各自央行法定職責的重要貨幣政策工具。

央行也強調,台美之間,存在緊密且互利的雙邊貿易關係,在半導體等科技供應鏈上更是重要戰略夥伴,這些都不是匯率報告3項檢視標準所能衡量。

央行長期與美國財政部保持暢通溝通管道,基於美中貿易爭端及疫情期間係屬特殊情況,央行表示,將向美方反映,前述3項檢視標準不太適合美方用來衡量當前貿易對手國的經貿及匯率政策。

央行進一步指出,貿易帳失衡的問題無法單靠匯率調整來解決,隨著全球價值鏈興起,以中間財出口為主的國家,像是台灣,匯率對貿易的影響已經弱化,跨境資本移動則成為決定匯率的主要因素,若要以匯率做為貿易失衡的調整工具將更為困難。

最新科技新聞
人氣科技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