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件事看台灣的產學合作

從兩件事看台灣的產學合作

有關台灣電子科技產業的生態鏈,「產學合作」一直是個很少被探討的議題,最近剛好有兩件事,也恰巧都發生在交大,是觀察台灣產學合作很好的指標,正好藉著我在<鍶科技>這個專欄來分享一下我的看法。

首先,第一件事是全球電子設計自動化(EDA)龍頭美商新思科技(Synopsys),繼去年八月在交大博愛校區增建研發中心後,今年二月又進一步成立「新竹AI設計中心」,研發團隊將擴編到二百人,目標除了將新思全球領先的兩個EDA研發工具開發中心移至台灣外,也要引進AI晶片設計所需核心技術,協助台灣推動IC及AI等科技發展。

新思科技這項合作之所以特別,是因為過去很少有企業直接把最核心的研發辦公室搬到校園內。新思因為看上交大在國際半導體研究的領先優勢,因此決定與交大做長期性的合作,並且把幾個重要的IC及AI等研究開發中心,從矽谷搬到台灣。

新思科技不僅是全球半導體EDA第一大廠,在矽智財元件(IP)也是領先企業,2012年底新思合併台灣的思源科技,在台員工至今已擴大至800人,其中半數是研發人員,是在台跨國軟體外商中規模最大的研發團隊之一。新思與交大合作推動這個研發、設計中心的案子,可以說已經為台灣的「產學合作」另闢一條新路。

大家都知道,美國矽谷的成就,史丹佛大學扮演推動與貢獻的重要角色,至於台灣電子業從竹科發跡,其中鄰近的交大與清華提供源源不絕的人才與創業能量,也是很重要的關鍵。

可是,過去台灣頂尖大學提供產業發展很大的後援,但如今許多電子公司逐漸茁壯蛻變為國際級企業,大學扮演的角色反而被弱化了,不僅尖端技術的研究趕不上業界需求,甚至還不時傳出現在畢業生程度不好,被產業界批評為學校與產業已有「產學落差!」

盤點目前台灣產學合作不夠興盛的現象,可以再分別從學術界及產業界兩方面,歸納出幾個問題。

首先,不少教授離產業太遠,在努力爭取升等副教授、教授過程中,所做的論文並非以產學合作題目為主,一般要等到升上教授後,才有空間餘力去挑戰與業界的合作題目,但這通常已是十幾二十年後的事了,教授在最年輕力盛時期沒有投入產學合作,相當可惜。

其次,很現實的是,台灣學術界目前進行的研究,能夠取得國際領先的比重已經不高,不具備「發明未來」的研究能量,要產業界「聞香下馬」當然不可能。

至於產業界的情況則是,由於企業一直沒把產學合作當成重要大事,因此很多合作都只是蜻蜓點水,沒有指派重要主管負責,也不熟悉學校目前發展的重點,以及教授正在研究哪些主題。

而且,一般台灣企業投入研發(Research & Development,研究發展),通常是「小R大D」,既然偏重在D,這種工作只要內部工程師做就可以了,而沒有很多R的需求,也就沒必要與先期研發為主的學術界合作。

最新科技新聞
人氣科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