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婷怡專欄】正值後疫情時代,數位發展在台灣能全面啟動的關鍵要素

【詹婷怡專欄】正值後疫情時代,數位發展在台灣能全面啟動的關鍵要素

*寬頻社會網路生態的思維邏輯及運作方式,與傳統通傳產業具有相當大的差異,所帶動的更是政治、經濟、社會翻天覆地的變化,面對來自網路跨平臺、跨國境、跨產業的挑戰與機會,無論是政府、產業或民眾,都需要因應環境變化調整思維(mindset),以及機敏回應以各項因應的配套機制,更重要的前提是明確的願景及具體的策略與作法。

*數位發展要能全面啟動,除了寬頻及資通訊整合帶動之外,有幾項重要關鍵驅動要素,缺少了這些數位發展也就動不了或是事倍功半,包括:(1)層級式/Hybrid思維及生態系統概念、(2)可信任的匯流基礎建設及網路環境、(3)個資與隱私保護前提下的資料經濟發展、(4)網路平台(online platforms)的問責性及可能的反托拉斯與其他規管議題、(5)前瞻及與時俱進的網路政策,及重視多方利害關係人的網路治理模式、(6)數位轉型、(7)管制及發展的組織擔當者必須融合各領域專業能力,並保留足夠彈性以應快速變遷的環境與趨勢、(8)國際連結等。

*過去幾年「穿著衣服改衣服」的不可能的任務,已奠定資訊、資安、網路、電信、傳播整合的數位發展重要基礎,接下來包括數位發展部會整體功能如何完善、獨立監理的功能如何安排、如何帶動整個行政體系運作、促進數位經濟發展並兼顧關照網路社會的發展問題,需要主政者的智慧。

壹、資訊通訊傳播治理職能提升及數位發展的必要性

過去數十年我們共同見證了通訊傳播邁向匯流的過程,緣起於近年來世界各國均提出前瞻性寛頻建設計畫,以普及寬頻網路及升級高速網路為目標,期帶動新興服務的成長,提升國家競爭力,其目的不外乎:(1)為振興經濟發展,面臨經濟泡沫化或金融危機之國家,推動寬頻政策之主要目的即在於振興經濟;(2)追求產業結構的轉型,期望邁向知識經濟社會型態或是希望轉型成為資訊通訊樞紐;(3)為追求社會平等或說縮短城鄉差距或數位落差。轉眼間我們已經身處後匯流(Post Convergence)時代,寬頻社會(Broadband Society)的發展隨之而來的即是數位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所帶動的典範轉移,寬頻社會網路生態的思維邏輯及運作方式,與傳統通傳產業具有相當大的差異,面對來自網路跨平臺、跨國境、跨產業的挑戰與機會,無論是政府、產業或民眾,都需要因應環境變化調整思維(mindset),並備具各項因應的配套機制,更重要的是明確的願景及具體的策略與作法。

數位經濟(Digital Economy)的發展即奠基於數位匯流的基礎上,以寬頻社會驅動數位轉型,經由通傳產業法制革新及各領域法規調適,帶動數位經濟典範轉移與穩健發展,我國同樣也是處於數位創新經濟發展之過程。世界經濟論壇(WEF)於2015年提出「數位轉型倡議」(Digital Transformation Initiative),即呼籲各界在數位化浪潮中應即時掌握數位紅利,WEF認為,隨著科技發展,更先進的新興技術以創新的方式相互連結所產生的綜效,遠勝於其單獨使用的效益,例如行動裝置、雲端運算、感測器、物聯網的交互組合應用所產生的價值,正以指數成長,WEF認為,在2015年,數位轉型帶來新商業模式只占所有企業總營收的1%至5%,但預計到2020年將達30%。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則於2017年在其提出的「確保數位轉型所帶來的成長及福祉」(Going Digital: Making the Transformation Work for Growth and Well-Being)報告中,特別提到目前許多國家的組織與政策仍停留在類比時代,存在著「技術4.0」和「政策1.0」的巨大落差;因此,需要統合政府各部門,善用(leverage)數位科技所帶來的利益,以前瞻的視角,確保相關政策的包容性、一致性、統合性,同時充分考量利害關係人意見,才能讓數位轉型順利成功。

通訊傳播匯流所帶動的數位轉換正在翻轉整個世界。尤其是數位基礎環境的建構,已不僅是佈建網路而已,除了發展超寬頻網路環境之外,跨境跨域的網際網路已無所不在,舉凡人民日常社會生活、產業經濟活動、政府施政作為,各式各樣的社為經濟行為透過網際網路互動及蓬勃發展,ICT整合帶來更智慧的連結(Intelligent Connectivity),需進行全方位的規劃,才能讓數位基磐環境升級的效益充分活化,同時還要兼顧匯流法規與新興服務法規調和及保障平等數位發展機會等配套性議題,全方位的數位發展,才能真正使政府、民眾及企業能夠充分掌握數位機會,共同打造出完善的網路社會及數位經濟型態。

貳、數位發展的關鍵驅動要素

【詹婷怡專欄】正值後疫情時代,數位發展在台灣能全面啟動的關鍵要素

數位發展要能全面啟動,有幾項重要關鍵驅動要素,缺少了他它們,數位發展也就動不了:

一、層級式/Hybrid思維及生態系統概念:

匯流後的網路架構從底層向上包括:(1) 基礎網路層:包括固網及有線電視等路纜、海纜、無線通訊、衛星、 IXP 等因資通訊科技技術匯流形成的綿密基礎網路;(2) 網路邏輯層:包括網域名稱、IP 位址、網際網路協定、路由及 root zone 等網際網路發展的跨境連結與傳輸發展;(3)社會經濟行為層:包括網路社會及數位經濟所有行為,例如各項網際網路plus的新型應用服務及其他資訊社會議題。面對層級式/Hybrid及生態系統,參與其中者特別是政策制定者,如果無法轉化思維,所有的問題只有面目更加模糊且治絲益棼。

二、可被信任的匯流基礎建設及網路環境:

最新科技新聞
人氣科技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