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海思轉向將衝擊台廠?! 從「孫臏賽馬」、「瞄準月亮至少射得到老鷹」兩個角度,看台灣與大陸IC設計業的競賽

華為海思轉向將衝擊台廠?! 從「孫臏賽馬」、「瞄準月亮至少射得到老鷹」兩個角度,看台灣與大陸IC設計業的競賽

根據陸媒報導,華為旗下大陸IC設計龍頭海思因美國禁令而無法繼續生產高階製程麒麟系列手機晶片,但近期海思已經轉向,以不受美國限制的40奈米成熟製程切入當紅的OLED驅動IC領域,預計年底送樣、明年量產。業界憂心恐吹皺產業一池春水,台灣IC設計二哥聯詠恐將首當其衝,另外敦泰、天鈺等台廠也會面臨壓力。

海思轉向開發成熟製程產品,這是很合理正常的選擇,也是海思在發展高階製程道路受阻後,必然調整的方向。至於從高階晶片轉進中低階市場,也並非華為海思一家公司獨有的現象,這些來自大陸IC設計業漸進式的策略調整,值得台灣業界進一步關注與警惕。

華為海思轉向將衝擊台廠?! 從「孫臏賽馬」、「瞄準月亮至少射得到老鷹」兩個角度,看台灣與大陸IC設計業的競賽

(取自海思官網)

先從華為海思的轉變談起。從川普總統三年前發動美中科技戰至今,華為海思是大陸IC設計業首當其衝的犧牲品,如今,大陸IC設計業在華為海思的帶動下,也有重新整軍聚焦的現象,轉進的目標則是在更務實的市場應用及進口取代上。

二十多年前,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曾以「上駟對中駟、中駟對下駟」的孫臏賽馬理論,分析台灣IC產業人才與美國的競爭問題。當時,蔡明介認為,早期台灣 IC設計公司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我們用最優秀的人才,投入許多歐美或日本做不來或不願意做的產品上,靠著人力資源優勢取得初步成就。

因此,台灣最初從聖誕卡、電子雞等較低階的消費性IC,先建立發展基礎,到後來逐步發展到筆電、手機、網通等難度更高的市場,才逐步奠定在全球IC設計業的競爭地位。

從這個角度來看,過去能夠開發5奈米高階晶片的海思,絕對是大陸IC設計業中一等一的高端人才,如今「降級」下來做40奈米的OLED驅動晶片,與南韓及台灣業者同台較勁,應該就是「以上駟對中駟」的最好例證,海思策略轉進的成功機會當然也就很高。

更何況,大陸面板業如今已掌握全球近五成市占,包括京東方、華星光電、惠科等都已躍為一級大廠,在OLED面板的研發及量產上也緊追韓商,台灣雙虎友達、群創反而是落後的。

對IC設計業來說,客戶是誰也非常關鍵。對於採用海思的IC零件,大陸主要面板客戶的接受度必然很高,外在大環境也充斥著以本地晶片取代進口貨的想法,因此,聯詠、敦泰、天鈺等台廠面臨海思瓜分市場的衝擊將很難避免。

華為海思轉向將衝擊台廠?! 從「孫臏賽馬」、「瞄準月亮至少射得到老鷹」兩個角度,看台灣與大陸IC設計業的競賽

最新科技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