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韓《魷魚遊戲》衝到Netflix全球熱門排行 不要只想著台積電贏三星 正視台灣電影產業的四大危機

從南韓《魷魚遊戲》衝到Netflix全球熱門排行 不要只想著台積電贏三星 正視台灣電影產業的四大危機

最近我在網飛(Netflix)平台看了一部原創劇《魷魚遊戲》,這部來自南韓的影集一推出就引起熱烈討論,除了登上台灣Netflix單日榜冠軍,更衝進Netflix全球榜第2名,寫下韓劇最佳成績。

《魷魚遊戲》的故事內容,是講述一群陷入破產且走頭無路的邊緣人,因為收到神秘名片而去參加一個遊戲,沒有過關的玩家會賠上性命,但活下來的人則可以贏得456億韓元的高額獎金。劇中6個遊戲關卡,都是依據韓國小孩玩的傳統遊戲設計,包括一二三木頭人、椪糖、拔河、彈珠比賽、過橋及最後一關魷魚遊戲。

從南韓《魷魚遊戲》衝到Netflix全球熱門排行 不要只想著台積電贏三星 正視台灣電影產業的四大危機

《魷魚遊戲》最引人入勝的劇情,是在這個爭奪獎金的生存遊戲中,少數人展現關懷他人及生死與共的情懷,但更多人只想陷害他人只求自己贏得獎金,藉此嘲諷人性的貪婪及弱肉強食的現代社會,還不時丟出許多南韓社會議題如罷工、投資詐騙、南北韓政局及貧富差距等。

此外,加上一批優秀演員如李政宰、朴海秀、魏河俊、鄭好娟的突出演技,讓影片高潮迭起、意外不斷,難怪成為Netflix的全球熱門影集。

近來韓流當道,像《魷魚遊戲》這種韓劇襲捲全球的現象早已不是特例,在愈來愈多優秀韓國電影冒出頭時,也讓我不由得想談談,台灣電影工業到底該如何提振的問題。

韓流崛起是韓國政府策畫的文化侵略

韓劇、流行音樂、電影、電玩等韓流入侵全世界,其實是一場由韓國政府精心策畫針對全球的文化侵略。在前總統金泳三與金大中的規劃下,南韓電影產業靠著國家資源的協助及市場保護政策,加上電影從業人員以全球市場為目標,逐步爬上今日的龍頭地位。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發生後的隔一年,金大中總統以「文化就是國力」為立國思想,當時他還說了一句名言,「《侏羅紀公園》一年票房的收益,跟銷售150萬輛韓國現代汽車的收入一樣可觀,因此韓國在推動汽車工業外,更應該趕緊製作強檔電影進攻全世界。」

於是,韓國政府採取各種行動,從廢除審查制度,訂定各項稅收優惠以鼓勵企業投資電影,此外也制定「電影振興法」,每家電影院每年播放韓國電影的天數至少要146天,否則可依法吊銷營業執照,另外還規定電影公司每進口一部外國電影,就得製作一部韓國本土電影。

針對電影業祭出保護主義及補貼政策等振興方案,幾乎是除了美國以外所有國家都會做的事,台灣也一樣有各種補助金及輔導金,但韓國可以說做得最徹底,除了動用國家資源建設影視工業外,還把其他相關配套都搞定,其中最重要的是,韓國同時大力發展數位化的基礎建設,讓資訊流通暢行無阻,因為他們相信,要把韓國文化拓展到全世界,得依靠無所不在的網路,所以韓國提供各種上網補助,一度讓韓國平均上網速度比美國足足快了200倍之多。

不過,對任何產業來說,不管政策如何獎勵,我認為最關鍵的還是,這個產業的從業人員有沒有足夠的企圖心,才是最後能夠成功的要素。

危機一,台灣影視產業沒有dream big的企圖

最新科技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