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納入有廣法 業者有「異」見

仲裁納入有廣法 業者有「異」見

台灣數位匯流網記者游可欣/台北報導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今天(12日)上午舉辦有線電視廣播法(有廣法)第55條至55-4條修訂草案公開說明會,今年NCC協調有線電視業者和頻道商爭議案件創下歷年新高共有39件,但因協調沒有強制力未能有效解決,因此,NCC決定規劃草案,納入強制仲裁機制。

其中,針對有廣法第55條增加第2項「有關頻道授權條件或系統經營商間之爭議,主管機關應於受理調處後3個月內作成調處結果」、第3項「有關授權條件費用之爭議,調處不成時,當事人得向中央主管機關申請交付仲裁,經中央主管機關通知他方當事人,取得其書面同意後,交付仲裁。」業者發言都持有不同的意見。

NCC簡報說明,目前授權紛爭舉理機制上超過6個月,本會統計每年調處案件逐年增加,目前調處法源是「有廣法第55條」,因調處機制在實際執行上無法有效解決爭議,時間也較冗長,希望以仲裁機制或調解的方式來處理,如調解不成再送仲裁,而優點是時間短、費用低和具有專業性。

台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秘書長彭淑芬提出,台灣是個民主的國家,所有人民在法律上的不平之處,可提出「商業仲裁」,仲裁法已非常完備。

彭淑芬說,以頻道授權契約是典型的「私有契約」,可提出商業仲裁,但仲裁應基於雙方私有契約並且出於自由意願才提出聲請,如有仲裁需求也是以雙方自由意願為主,而非由主管機關判斷。

會議主席NCC委員郭文忠回應,過去調處就曾問過雙方是否能透過民事仲裁,但現有的仲裁法並有沒有專業能力,與專業的判斷,所以才會採用類似大聯盟和CRT的經驗,由NCC申請交付仲裁,因實務上具有專業性。

有澤法律事務所律師廖國祥指出,第55條第1項除頻道商外,應將「視頻道代理商」跟「頻道公益事業」納入標的。

另外,廖國祥說,第55條之3新增的「仲裁委員的限制」是參考大聯盟,但因性質不同,國內也沒有這樣的市場報價經驗,如雙方提出報價顯然不合理是不是要強迫仲裁委員去判斷?此外,實務上,頻道代理商和系統業者通常是包裹的方式,報價方法顯然是不合理的,頻道系統業者往往是有上下從屬關係,但這樣情況下,雙方去進行假仲裁,結果價格很低,是不是會破壞市場價格?

台灣寬頻通訊也提出,在「仲裁費用」的爭端如調處不成,以目前的仲裁法已能解決爭端,能做出適當裁處,但如由主關機關命令當事人提出仲裁,可能會出現誰是申請人、誰是相對人、誰要繳納仲裁費用等問題,應審慎修訂。

凱擘則建議,針對新草案將納入頻道代理商的定義,但這會與母法或衛星廣播電視法規範不符,恐有逾越母法規範之虞,建議NCC刪除關於頻道代理商的定義。且應將修訂的此條款同時考量MOD的適法性,在修法上應該做一致性的調整。

NCC平台處表示,此草案僅針對價格上的爭議可進行仲裁,其它部分,NCC不會納入此草案,並且高度審慎以不介入商業機制範疇。郭文忠裁示,相關修訂內容會盡快提供外界知道,也會將各位建議納入修法考量中。

圖片來源:取自通傳會NCC-Youtube
YouTube:YouTube是設立在美國的一個影片分享網站,讓使用者上傳、觀看及分享影片或短片。 ...更多

最新科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