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視率解決分潤不公?何吉森:橘子不能與蘋果比

收視率解決分潤不公?何吉森:橘子不能與蘋果比

文/吳易芸

國內有線電視多年來「萬年頻道(表)」現象影響用戶收視權益,今年5月,立法委員在交通委員會審查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新屆委員名單之際,紛紛要求NCC必須在6個月內拿出辦法解決此現況。如今,新屆NCC委員在週一(3日)也已上任。

正值外界關注未來NCC研擬修正有線電視監理法規,以及對「萬年頻道(表)」提出變革政策,並改善節目內容參差不齊等問題。8月6日,由主辦單位《台灣數位匯流網TDC NEWS》,東吳大學法學院科技暨智慧財產權法研究中心、元智大學大數據與數位匯流創新中心協辦的「打破萬年頻道表.電視內容再升級」論壇登場,共同針對有線電視「萬年頻道(表)」沉痾把脈並提出建言報告。

以下是《台灣數位匯流網TDC NEWS》整理前NCC委員、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暨文化部法規諮詢委員何吉森與談的重要內容。

針對國內每年高達86億元的有線電視頻道授權費用分潤不均的問題,前NCC主委何吉森認為,針對用收視率作為分潤標準,這涉及個別頻道內容的屬性有別,如同橘子不能與蘋果相比,應採用多元指標才有助於頻道內容的平衡發展。
依收視率分潤?何吉森:受惠者多是重播新聞台
針對外界關注購物及必載頻道外,其它頻道依照收視率分潤,並要求NCC訂定「有線電視頻道授權費分配辦法」。何吉森認為,以收視率做為分潤唯一標準看似公平,卻隱藏著更多問題。現有有線電視節目類型收視率最高者為新聞台,再來為電影、戲劇、綜藝、體育及兒童節目等,如以收視率為標準,那86億元的頻道授權費有近四成將歸新聞台,且其中諸多時段皆為重播,而不到三成歸電影戲劇台,衝擊最大者為綜藝節目及兒童節目。

何吉森說,如此不合理現象,將讓願意投入製作影視、綜藝、兒童節目的業者,更無法取得來自消費者的資源,消費者收視多元化的權益也會嚴重受損,而《通訊傳播基本法》要求尊重弱勢權益,促進多元文化均衡發展的目標也將落空。

何吉森進一步指出,頻道內容屬性有別,授權計價方式不應以收視率為唯一標準,如同橘子不能與蘋果比,應針對收視率、品牌價值、內容屬性、行銷力等因素,採用多元指標,除視其開機率外,也應評估頻道的貢獻價值。同時比較前,應先劃清各領域範圍,讓蘋果只與蘋果類型比,不同領域有不同比較方法。
何吉森:檢視鬆綁管制的必要
另外,面對長期以來被系統及頻道代理商聯合壟斷,新進頻道業者無法公平參與,造成「萬年頻道表」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何吉森表示,NCC與公平會無視頻道規劃涉及有線電視市場生態上架區塊、授權費、頻道位置、分潤機制、廣告費用及MSO前後端系統網路規畫等議題,冒然介入市場商業談判,卻讓市場供需秩序更形混亂,且加深「萬年頻道」現象存在的合理性,讓消費者紛紛轉向擁抱內容更加多元,且屬彈性訂閱模式之OTT服務。

何吉森認為,台灣影視產業發展數位化趨勢中,業者投入光纖網路建設並增加頻道數,但收視費率並未跟著有線電視的數位化、高畫質化等給予更多彈性,反而被刻意壓低。再加上廣告收益亦不斷被網路媒體、OTT瓜分,以及各家系統業者間低價惡性競爭,活水無法進入,形成「一灘死水」,為「萬年頻道」現象最大問題所在。

有線電視系統近年來出現剪線潮,訂戶數已跌破500萬戶,2019年NCC再允許IPTV多媒體內容傳輸平台(MOD)得以自組頻道,面對同一市場競爭平台已然形成,民眾已有頻道選擇機制,但是有線電視頻道規劃管理卻未配合數位匯流轉型,主管機關應檢視是否鬆綁或進一步解除管制的必要,而不是加緊介入市場商業談判機制,影響頻道異動,僵化「萬年頻道」現象。

另外,何吉森也指出,系統經營者從營運計劃書、規劃到申請頻道變更,層層法規限制,還有上下架規章等多項規範,再次限縮系統業者的排頻權。首先,頻道規範及其類型是否應屬管制契約的範疇,或僅屬系統業者平台規劃藍圖,或綱領性質的自我宣稱,這些都應先釐清。其次,每年年底主管機關審核系統業者下年度費率時,已就頻道的規範與收費標準先行議定,事後變更如果屬於必要性,且涉及內容品質的營運策略,主管機關應適度予以尊重,否則反而會阻礙業者企圖以節目品質做為品牌競爭之努力,甚或造成「萬年頻道表」更加僵化。

何吉森也指出,系統業者訂定的上下架規章,只要符合公平、合理、無差別待遇,無妨礙公平競爭或消費者權益者即可,業者據此備查並實施,已盡行政法課以之義務,主管機關另再考量「頻道內容多樣性及其他公共利益」,此本屬《通訊傳播基本法》的傳播公共政策目標,政府宜另以誘因式行政措施達成,不應逕行將其轉換成系統業者的行為義務,也不應納為行政許可的判斷因素,否則將引發許可裁量範圍擴大至基本頻道以外的數位頻道類型,此有逾越授權之嫌,也有違反法律保留原則、法律明確性原則的瑕疵。

最新科技新聞
人氣科技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