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牧寰:解決萬年頻道表宜從短中長期下藥

王牧寰:解決萬年頻道表宜從短中長期下藥

文/游可欣

國內有線電視多年來「萬年頻道(表)」現象影響用戶收視權益,今年5月,立法委員在交通委員會審查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新屆委員名單之際,紛紛要求NCC必須在6個月內拿出辦法解決此現況。如今,新屆NCC委員在上週一(3日)也已上任。

正值外界關注未來NCC研擬修正有線電視監理法規,以及對「萬年頻道(表)」提出變革政策,並改善節目內容參差不齊等問題。8月6日,由主辦單位《台灣數位匯流網TDC NEWS》,東吳大學法學院科技暨智慧財產權法研究中心、元智大學大數據與數位匯流創新中心協辦的「打破萬年頻道表.電視內容再升級」論壇登場,共同針對有線電視「萬年頻道(表)」沉痾把脈並提出建言報告。

以下是《台灣數位匯流網TDC NEWS》整理電信技術中心研究企劃組副研究員王牧寰的重要談話內容。

電信技術中心研究企劃組副研究員王牧寰表示,國內有線電視頻道授權協商時,NCC連帶談妥系統經營者應載送的定頻位置,而在現行的有線電視生態中,特定頻位也代表著是「基本頻道」或「付費頻道」(如前100台),抑或「授權頻道」(如前80台)或「上架頻道」;另外,由於是否納入基本頻道、普及率等因素,也等同於關乎頻道供應事業的廣告收益,也因此成為業者多所重視之授權條件。

王牧寰也指出,頻道位置位於前段或後段的影響至關重要,後段頻道縱使節目作得再好,若無法獲得足夠的收視率,也無法獲得充裕支廣告收入。因此,在協商時,頻道商考量到其生存的利基,多希望頻道代理商能夠協助讓其取得較好的頻位。

王牧寰舉以日前一份頻道授權調查資料分析,52.9%的系統經營者、48.6%的頻道商偏好透過「頻道代理商」進行載送協商,主要以減少溝通成本(92.9%)為主。偏好透過「頻道代理商」協商的頻道商則主要以較易被納入基本頻道(76.9%)、可以取得較好的頻位(76.9%)、可以取得較好的價格(71.8%)等因素為主。顯見「頻道代理商」在降低交易成本、爭取價格、與納入基本頻道或特定頻位之功能上,效用明顯。

王牧寰指出,「頻道代理商」在有線電視頻道授權與頻道載送的批發市場中,具有絕對關鍵的地位,因此有必要正確理解代理商的角色,以及其在產業鏈中的位置,始能進一步評價或思考法制與政策的調整之道。

王牧寰分析,中游市場的特殊性在於盛行「頻道代理」的交易實態,也即市場上成立眾多頻道代理商,且大多數頻道代理商係由MSO成立、入股、或「關係密切」,由頻道節目供應事業「賣斷」該頻道的代理權予頻道代理商;而頻道節目供應事業授權後,頻道代理商即居於類似支配決定自身商品或服務價格的地位,與下游多頻道播送平臺業者洽談授權費用。因此,頻道代理商既已成為頻道授權交易的主體。

王牧寰分析,與頻道商或頻道代理商之間的糾紛來源主要為價格的歧異(100%)、與被頻道供應事業要求一併採購其他的頻道(97%)等認知歧異;頻道商部分的調查結果也相當類似,糾紛主因為價格歧異(72%)及無法取得或被移出特定頻位(44%)。

王牧寰推測,此與頻道代理商的存在與聯賣或搭售模式有很大的關係,也即大部分頻道代理商的授權模式為「成批授權」、不允許個別頻道授權、其實根本也不存在實質的個別頻道單價。

針對系統經營者基本頻道的異動,王牧寰建議,短期內可參考韓國通訊傳播委員會(KCC)所訂定的「付費電視市場之頻道協商程序指引」,儘速建立明確標準,以導正市場交易秩序。

王牧寰表示,中期內可借用「管制假期」(regulatory holiday)的概念,將解除頻道變更及上下架監理管制作為諸如採取「實質」分組付費的政策誘因。若系統經營者願意主動採取確實有利消費者的分組付費方案或措施,真正將選擇頻道節目內容的權利交還消費者,則主管機關即無必要以「保障消費者權益」或「尊重消費者收視習慣」為由,令頻道位置與所謂基本頻道如此難以變動。

最新科技新聞
人氣科技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