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上帝給的任務!」SARS 倖存者變口罩機隊長

「這是上帝給的任務!」SARS 倖存者變口罩機隊長
3 月 19 日,位於新北市五股的口罩機國家隊廠房,330 坪的空間,設備、人員,逐漸撤出,恢復成 40 天前的原狀。

被稱為「口罩國家隊」的 34 家工具機業者,從 2 月 10 日到 3 月 20 日,40 天內,製造出 92 台口罩機,讓台灣能日產一千萬片口罩,甚至可跟他國交換外交物資。

負責第一線調兵遣將的現場總指揮,這天,終於能從一天睡 3、4 個小時,到能睡 6 小時。

他是業界公認最辛苦、天天守在現場的台灣瀧澤總經理戴雲錦(見首圖中)。

「(我)能坐在這裡講話,命是撿回來的」,他說。

17 年前的 SARS 期間,他發高燒 3 天,後來因敗血症被判定是疑似重症患者,住進負壓病房被隔離 9 天。不只他被隔離,父母、妻小也是,也遇上里長拿著擴音器對著他家,向里民廣播說:「就是這一戶 SARS,大家不要靠近,」以及天天有人上門透過監視器確認家人行蹤。

他信仰現場主義

決議當天就挑人進駐工廠

歷經從醫院到家裡一路辛苦又難堪的過程,儘管後來被診斷並非 SARS,但他與家人的經歷,讓他不願意看到任何台灣人再遇到類似狀況。

因此,當他得知政府號召工具機業者,火速製造口罩生產機,第一時間他就響應,「這是上帝給我的任務」,他說。

他並非產業龍頭的大老闆,也非公會理事長,只是位中等規模企業的專業經理人。台灣瀧澤是日本瀧澤的台日合資公司,專做整機,從國防戰車到一般電動車的加工機都能做,客戶遍布五大洲。它 2019 年營收近 27 億元,在十多家上市櫃工具機類股中,只算中段班,憑什麼喊得動這支國家隊,讓業界大老都服氣?

除了「不想讓其他人,經歷我與家人一樣的苦」的強烈動力,他的能力,來自現場主義。

出身桃園中壢窮農之子的戴雲錦,從小就有比別人豐富的現場危機處理訓練。他的么弟、結構技師戴雲發印象深刻的是,戴雲錦小學六年級時,父親就買耕耘機讓他們兄弟去「卯田」(代工耕田)賺錢,「我們什麼工都做過,要學著自己動頭腦去解決問題」。

這位窮農二代,從高中就進入台灣瀧澤當工讀生,9 年前升任總經理。在這家日系企業逾 40 年的歷練,學到最重要的管理知識,就是當問題發生,只有針對三現:現場、現物、現況,去分析才能找出最佳解決方案。

「無論在哪一個層面,領導都應當做一個現場主義者」,豐田總裁張富士夫曾說。他也深受影響,成為「三現主義」的實踐者。

2 月 10 日,工具機公會前後任理事長──東台董事長嚴瑞雄、哈伯董事長許文憲,與戴雲錦一同赴經濟部。這是決定號召工具機志工,救援口罩機廠的第一天。

最新科技新聞
人氣科技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