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大自然有四季,但你的身體能分辨的只有兩個

研究:大自然有四季,但你的身體能分辨的只有兩個
對地球所有生物來說,一年有四季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史丹佛大學醫學院研究人員發現,我們的身體似乎不這麼認為。

人們從小就學到大自然分為四季,且春、夏、秋、冬長度大致相同,但你有沒有好奇過,季節究竟最初怎麼劃分的?

身為史丹佛醫學院遺傳學教授,研究作者 Michael Snyder 對「四季」的判定相當好奇,從他的專業來看,人類生物學不太可能遵守這項規則。為了確認人體究竟如何反應季節變遷,他決定在人體分子組成基礎上進行一項研究。

透過收集分析加州 105 位受試者長達 4 年、每年 4 次血液樣本,同時追蹤運動和飲食習慣,研究人員得以掌握受試者免疫力、新陳代謝、微生物組等多樣分子資訊,並得出初步結論:人體確實有可預測的變化模式,但並不是跟隨所謂「大自然之母」一年四季區分,硬要說的話,身體認為的季節更傾向只有兩種。

團隊觀察到每年約有 1,000 多個分子起伏,多集中在兩個時間階段出現:春末夏初和秋末冬初。Snyder 認為,這證明身體認定這是變化即將到來的關鍵時期。

或許有些人認為,包含受試者所在的加州,許多地區實際也只有冷和熱兩種季節區分,得出這項結果也不奇怪。但 Snyder 解釋,數據也不完全與天氣轉變相關,包含的資訊遠遠更複雜。

從《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新研究的數據來看,春末夏初時,已知過敏反應起作用的炎性生物標誌物、與類風濕性關節炎及骨關節炎有關的分子明顯激增,同時與二型糖尿病風險相關的 HbAc1 血紅蛋白、調節睡眠的 PER1 基因也處於峰值,而當時間來到秋末冬初,有助抵抗病毒感染的免疫分子、參與痤瘡形成的分子及高血壓相關徵兆則更高。

由於受試者有為數不少的胰島素阻抗者,團隊也意外發現胰島素阻抗族群與正常人體內微生物組間一些意想不到的差異:除了 3 月中至 6 月下旬,其他時間胰島素阻抗者體內 Veillonella 都處在較高水準。

儘管一些分子提升很能找到理由解釋,像是花粉季節可能導致炎症標記物增加,但更多情況並不好說明。Snyder 認為,這項研究結果將為精準醫療提供更好基礎,透過收集所處環境及血檢分子資訊,人們未來能更主動管理自己的健康。

舉例來說,如果你在春天測量發現 HbA1C 數值異常高,就能將結果與背景連起來,知道該分子春季容易處於較高程度,或可視為警訊,如在冬季來臨前更注意血壓。

從更廣泛的意義來講,這項發現甚至有助指導未來臨床藥物試驗的設計。舉例來說,如果研究員希望測試針對高血壓的新藥,有鑑於高血壓會在冬季前幾個月呈上升,從冬季至春季開始的試驗就可能會有不同結果。

Human biology registers two seasons, not four, study suggests

最新科技新聞
人氣科技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