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定勝天,檳榔樹下的精品黑金

人定勝天,檳榔樹下的精品黑金
「這是一場人定勝天的台灣奇蹟」,北歐盃烘豆冠軍、Fika Fika Cafe 創辦人陳志煌談到台灣精品咖啡時,總會提到這個故事。

他口中的奇蹟,來自南投縣的「百勝村咖啡莊園」。

隨著陳志煌的腳步,《商周》記者開了 5 小時的車來到南投縣國姓鄉,沿途隨處可見的香蕉、火龍果園,還有爬滿陡峭山坡的檳榔樹,標示著這裡是台灣農業大縣。

前來迎接的是百勝村咖啡莊園總經理蘇春賢、總監蘇晉寬,父子檔兩人不急著說故事,而是端上一杯由蘇晉寬手沖的百勝村蜜處理咖啡(註 1),讓他們自己種、自己發酵、自己烘焙的咖啡來說話。

帶著熱帶水果氣息、風味飽滿,這杯咖啡煞是迷人。事實上,這已具國際精品級水準。

百勝村咖啡莊園的咖啡在 2015 年拿到美國精品咖啡協會杯測 84.92 的高分(註 2),在當年還創下亞洲第二高分的紀錄。

和陳志煌招待國外來訪的咖啡專業人士如出一轍,先奉上百勝村咖啡莊園的咖啡,待品鑑完畢後,再告訴對方,這樣水準的咖啡,來自於海拔僅僅 400 到 600 公尺的咖啡莊園。

「所有聽到的人,都會大吃一驚」,陳志煌表示。最讓專家跌破眼鏡的是,論海拔,百勝村完全不適合栽種咖啡。即便種下咖啡樹,也無法媲美高海拔、高溫差所種出來的咖啡風味。但,他們竟然做到了。

蘇春賢種植咖啡已有 20 年資歷,早期在國姓鄉山坡地上種檳榔樹的他,隨著水土保持意識抬頭,便在惠蓀林場的建議下,開始在檳榔樹下種起咖啡樹。

他很清楚先天環境條件不優,便從栽種時的田間管理與咖啡發酵、烘焙等後製著手。光是咖啡樹的肥料就下了不少苦工。最後,他以日本肥料、雞蛋、奶粉、黃豆製成的豆漿來施肥,讓咖啡樹有足夠養分能成長茁壯。

走入百勝村咖啡莊園的後山咖啡園,得先經過蜿蜒的陡坡。一排又一排的咖啡樹就依偎在拔地而起的檳榔樹下。

蘇春賢說,檳榔樹稀疏的葉子能讓光線照射下來,同時提供些許的遮陰,讓種在低海拔的咖啡樹免於烈日曝曬。從整齊劃一的種植規畫,就能看出他在田間管理所做的努力。

每年 10 月到隔年 5 月,是採收咖啡的時機,15 天採收一輪,由於一串咖啡果實不一定同時轉紅,得手工採摘。蘇春賢總是背著自行設計的袋子採收咖啡。

塑膠網袋,開口繞著鐵圈避免塌陷,袋子的一側則有拉鍊,只要拉鍊一拉,咖啡果實就自動掉下來。就連這麼小的工具都親自動手,不難看出他對種植咖啡的投入與狂熱。

最新科技新聞
人氣科技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