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獵權走上釋憲 原民盼傳統與法律求取平衡

最初農委會林務局希望獵人上山之前需先登記、預擬獵物種類,浦珍珠表示,這與鄒族的傳統相違背,因此後來經過討論,是以每年的狩獵動物總量做回報。

浦珍珠說明,鄒族狩獵分成陷阱和槍獵,狩獵季到了,大約每1至2週上山一趟;如果設置陷阱,每週都會去巡視是否有捕獲,如果是槍獵,上山的次數就不會這麼頻繁。

浦珍珠強調,協會有限制狩獵的區域,以阿里山鄉境內為主,也會特別注意獵槍的使用,協會在各部落也有分會負責人,近幾年也沒有聽到因獵槍而受傷的情況;未來仍會持續爭取獵人的權益。

不同法令存在價值衝突謀求平衡仍在法制

法律扶助基金會原住民族法律服務中心律師謝孟羽告訴中央社記者,不同的法律在規範中本身就可能會有衝突,釋憲就是為了找尋平衡點,不代表原住民族文化就能凌駕於動保法或槍砲管制條例。

謝孟羽解釋,原住民狩獵與保育看似衝突,實際是相輔相承,之前農委會林務局所提供的資料顯示,原住民狩獵並不會導致野生動物驟降,甚至有利於生態平衡;或許可以透過事前申請許可或事後報備等程序,減輕外界疑慮。

至於在槍砲的部分,謝孟羽說,透過釋憲或許可能增加更清楚的教育訓練,能讓原住民自製的獵槍是安全的;獵槍對於原住民而言是生活工具,甚至有一定的祭儀,相當神聖,不致於出現外界說「帶著槍上街」的情況。

謝孟羽認為,空氣槍的殺傷力比自製獵槍來得低,甚至對大型的野生動物傷害不高,「用來打獵像是凌虐動物」,更不人道;但他也同意空氣槍取得、改造容易,有一定程度危險。

謝孟羽說,民間也有倡議希望能立「原住民狩獵專法」,將槍枝、獵狩獵野生動物的相關規定一次納入,就不會再回到各別法,討論什麼是原則、什麼是例外;他認為透過專法有一套完整的管理機制,對原住民的狩獵行為能有規範,也消弭外界疑慮。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