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犯裁定爭議 最高院與劍青檢改各有主張

最高法院大法庭裁定累犯由檢方主張,劍青檢改今天改強烈抗議。最高法院傍晚表示,該裁定導正職權進行主義框架的一小步,符合刑事訴訟法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的建制。

最高法院大法庭昨天裁定指出,法院審酌被告是否適用累犯規定而加重其刑時,訴訟程序上應先由檢察官主張被告構成累犯的事實,以及應加重其刑的事項,並具體指出證明方法,法院才進行調查與辯論程序,並作為是否加重其刑的裁判基礎。

檢察官改革團體劍青檢改今天發布聲明表示,裁定恣意解釋、解方錯誤、浪費資源、濫行增加基層法官和檢察官無謂負擔,也為最高法院恣意撤銷下級審判決找到藉口,案件將更難確定,司法正義更難實現。

最高法院傍晚指出,依近10年來客觀統計數據,最高法院院撤銷下級審裁判比率,均維持在10%至11%不等,劍青檢改表示「最高法院經常撤銷下級審判決」說法,與事實不符。

最高法院表示,刑事審判是由檢察官、被告雙方當事人立於訴訟主體的地位,互相攻防,法院則本於中立、客觀立場裁判,構成訴訟結構三面關係,被告是否構成累犯過去由法院依職權調查認定,檢察官在此一程序中缺席,宛如「隱形人」,形成法院與被告對打局面,破壞刑事訴訟法三面關係的角色與分工。

最高法院指出,本次裁定是本於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理由精神,並參酌鑑定專家學者及林永謀等國內學者意見,認為檢察官就被告構成「累犯事實」應負主張及實質舉證責任,是導正職權進行主義框架的一小步,符合刑事訴訟法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的建制。

最高法院認為,累犯為主觀主義的產物,包括法官在內的各界就刑法累犯規定應予廢除的聲浪從未間斷,理應由主管刑法修正的權責機關妥為因應。而「劍青檢改」聲明未確知詳情、流於情緒,最高法院深感不妥與遺憾。

劍青檢改就最高法院的回應再度回應表示,最高法院對於劍青檢改所有指正意見,均無法回應,尤其對於增加基層司法人員工作調查的無謂負擔等等,均一概迴避,顯見毫無反省能力。

劍青檢改指出,最高法院現在甚至更變本加厲,堅持連檢察官聲請函調資料也不准,要求法院直接駁回,更指責劍青檢改流於情緒,司法高官傲慢心態若此,令人作噁,對於最高法院已經心死,毫無期待。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