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永田/談談許議長之死

江永田/談談許議長之死
在傳統中華文化中,以死來彰顯是非與民族大義,是「殺身以成仁」,如文天祥、如史可法、如岳武穆、如張巡、如顏杲卿、如袁崇煥、如「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的譚嗣同,他們不畏死,甚至只求一死,都是「可以無死,而死」的烈士!

也因為「可以無死,而死」,透過敵人以「死」加諸於肉身,進而追求圓滿人格與人間大義。

只是,在古代,要當烈士,可以逼敵人逼暴君動手殺你;在現代,要當烈士,已無法逼執政者動手「殺你身以成你仁」,無奈之下,只有自己動手!

現在的臺灣,面對不公不義的政權,連「公民不服從」也無所畏懼的政權,將黨政軍一把抓、從總統府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到中選會大權在握的執政者,人民眼看著執政者為了權力戕害民主法治,可謂望治心切,但要撥亂反正,卻又「窮盡一切努力而不可得」時,只能自己動手,一死明志!

許議長對民進黨主管高雄市任內種種弊端,多年來在議員在議長職務上義正詞嚴、窮追不捨,好不容易等到志同道合的韓國瑜當選市長,正要一查到底,卻又因戰友韓國瑜被以「莫須有」罷免,這叫許議長情何以堪!

或許心灰意冷,只能「以死明志」、「以身殉道」,對中華民國民主政治的滿天陰霾表達沉重的抗議,才能喚起執政者的良知!

有網友在許議長告別式的直播中出言不遜,諷刺許議長的自殺是不智、是不能覆旗的。

但我們要問:

第一,民進黨在野時常常搞絕食,一副為民主為人權為理想「以身殉道」的決絕,但那一次有人真的「以身殉道」了?

第二,民進黨最推崇的,主張「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鄭南榕,不就是自焚的嗎?自焚不就是自殺方式之一嗎?怎麼鄭南榕的自殺就是戰士,就黨政高層年年擴大紀念,而許議長之死執政黨黨政高層卻毫無肯定之意,甚至連告別式都不見身影?

是因為鄭南榕自焚可做為政治利益的提款機,所以「重如泰山」,進而肯定他的自殺;而許議長卻是因執政者對民主政治的戕害表達不滿、失望、無力感而自殺,讓民進黨灰頭土臉,因此認為許議長之死是「輕如鴻毛」?連告別式都不願「踏跤到」?

第三,死者為大,但執政黨為高雄市長補選勢在必得,對韓國瑜市長任內政績近乎全面否定。如此作為,不等於昭告天下,市議會的監督是是失職的,甚至是失敗的!對身為議會龍頭的許議長而言,能「死而瞑目」?

想許議長此刻已登極樂,已放下凡間政治的紛紛擾擾。但面對執政黨將許議長之死如此輕描淡寫,無德網軍如此「見許議長之死而心喜」,我們願意不揣簡陋,以對中華民國民主之途如此多舛的憂慮,與對許議長義薄雲天卻只能選擇「以死明志」的不捨,用文字表達庶民的想法。

最後:願生者安心、死者安息、阿彌陀佛!

作者為雲林退警協會理事長

照片取自許崑源臉書個人頁面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