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18歲「小壯丁」成長記之九

朱國珍/18歲「小壯丁」成長記之九
大學指考7月4日開始,首日是自然組考生的舞台,5日才加入文科生,也是小壯丁登場的日子。

小壯丁的學校讓已畢業的高三生繼續到校自習,班導全程陪伴。這意味著,小壯丁出門,將會是最後一趟固定的高中上學之路,明天起,他就要轉換跑道。

作為一個有點閱歷的母親,我明白職場競爭力一直以理工科掛帥,曾經也私心期望能栽培小壯丁攻讀醫科或電機,許他一個比較有保障的未來。

因此,小壯丁念小學的時候,也從眾在周末去坊間「教育機構」上課補充自然科學知識。

只是,我這個單親媽媽,付出一期的學費之後看看存款感覺財務槓桿失衡,壓力不小,想勸小壯丁放棄,卻又不捨他每個周末開心上課的眼神。於是我問他:「北鼻,你覺得自然課好玩嗎?還想繼續上課嗎?」

「好好玩喲!媽媽,我還想上另一個科學班。」十歲的小壯丁回答我。

窮不能窮教育,既然孩子有興趣,無論如何都要栽培,說不定將來就會出現一個台版愛因斯坦。於是,小壯丁念小學五、六年級時,周末我們母子都在市區裡奔波,從生物到理化,晚上還有桌球課。

成為理科生這條夢想之路,終於在小壯丁念國中時完全放棄,因為他的理化與生物成績常常出現個位數,和我的存摺簿有得拚。

我忍不住問小壯丁:「我們提早兩年在Top機構裡學習自然科學,怎麼還會出現這樣的成績啊?」

「媽媽,其實那時候我上課就聽不懂,但是,我有很多好朋友,我們一起上課很快樂。」小壯丁回答我。

原來如此,學費都是拿去學習交朋友。

「而且我有解剖青蛙。我自己拿剪刀剪喔!」小壯丁補充。

小壯丁念高中時,有一天回來跟我說:「媽媽,高二分班我選文組。我評估過了,物理化學生物我實在讀不進去,所以我不能選理組。」

那時我就明白,小壯丁的生涯規劃採取了數學中的「二元一次聯立方程式消去法」。
  • 新聞關鍵字: 大學指考林榮三臉書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