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願他們的殉職能喚醒政客的良知良能

陳朝平/願他們的殉職能喚醒政客的良知良能

海軍陸戰隊兩棲登陸突擊舟演訓,因海象劇變,造成「樹奶」艇翻覆,兩名陸戰官兵殉職,一名尚在搶救中,還連累了一名兩棲教官,「自責自盡」。海軍司令部調查報告迅速出爐,並建議取消突擊舟「向岸突擊登陸」的訓練科目。

海軍司令部此項建議,我舉雙手雙腳贊成,不僅如此,我更進一步建議國防部認真考慮撤銷陸戰隊以及兩棲偵搜營、爆破大隊等相關軍種的編制。

部隊的編制,必須要配合國家整體的戰略與軍事配置。內陸國家,無須配置海軍;中東沙漠地帶的國家,軍隊少不了配置能夠迅速在沙漠地帶行進移動的軍種。

至於境內多山、縱深有限的國家,耗費鉅資去配置坦克部隊,這個國家的政治領袖和國防部長,不是白痴便是有貪污瀆職之嫌。

兩棲偵搜營,爆破大隊,也就是民間俗稱的蛙人部隊。蛙人部隊最主要的任務是在部隊登陸前,先行潛入敵方海岸防線,進行滲透或爆破敵方的防禦裝置,以便我軍登陸艦艇能夠迅速無礙地實施搶灘,運送部隊。而陸戰隊便是負責實施搶灘登陸的先頭部隊。

無論咱們稱自己是中華民國還是台灣,大約從1972年蔣經國推動十大建設開始,咱們再也沒有重彈軍事反攻大陸的舊調了,而台灣的軍事戰略也逐步轉為守勢。

等到金馬地區大規模撤軍、小三通開通後,中華民國對大陸地區和其他國家與地區,已經完完全全放棄了軍事戰略上的攻勢。

既不攻擊他國異地,也不需要突擊登陸他國與別處,維持陸戰隊和兩棲偵搜營大隊的編制,究竟還有何意義?

進一步說,台灣四面環海,戰略上既採守勢,戰術上就應該竭盡可能,將來襲的敵方,阻絕於遠方海域與空域。就此而言,陸戰隊的突擊登陸訓練,絲毫幫不上忙。

敵軍真要是兵臨海灘,我軍該作為的,也不是突擊登陸,而是從事反突擊登陸作戰;而現代化戰爭的反突擊登陸作戰,也不是派出陸戰隊上刺刀搞肉搏吧?

台灣多年來一直將中國大陸的解放軍當作唯一假想敵,然而,台灣的戰略與戰術思維似乎並未隨著政治情勢與解放軍的現代化、科技化而適時變革。

軍事戰略的「不變」,在兩岸關係和緩甚至漸趨交好之際,問題不大,軍方也可繼續「因循苟且」下去,但是,一旦主張台獨的民進黨完全執政了,戰略上的不變,勢將成為實現台獨的心頭大患!

無論執政當局是務實、還是不務實的台獨工作者,必須要充分體認到,除非打破歷史鐵律,和平台獨,否則,就應明白台獨啟戰,既不願意將有限的資源用於創造和平紅利,就要想盡辦法,遂行不對稱戰略,製造恐怖平衡,阻絕敵軍於境外,達到兵法上所謂「勿侍敵之不來,侍吾有以待之」。

蔡英文說過:任何時候都無法排除戰爭的可能性,那麼,我們建議主張台獨且不主張武力反攻大陸的執政當局,認真檢視解放軍現代化、科技化的成果,認真檢討台灣邁向擬台獨目標時的軍隊建制:

是不是該廢除陸戰隊、兩棲偵搜營、海軍爆破大隊等的編制?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