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台灣體質,一個字足以形容:虛!

黃文博/台灣體質,一個字足以形容:虛!

數年前的一個晚上,我在台北市復興南路與信義路口的星巴克寫腳本,過沒多久,兩位中年男子落座隔桌,起初並沒有影響我的專注力,因為他們很明顯在陌生寒喧,沒話找話。

幾分鐘後,其中一位忽然話鋒一轉,同時降低音量,談到「論文」,由於當時我在某私立大學在職碩士專班有兼授一堂課,一名修課學生繳交的報告簡直胡說八道到極點,我懷疑憑這種程度,她是怎麼考上碩專班的?

她又該如何面對碩士論文的挑戰?因此,一聽到隔桌提到「論文」,登時引發好奇,禁不住不道德的側耳傾聽。

那是我第一次親耳證實論文代寫槍手的存在,以前久聞其名,總以為是個體戶型態,當晚聽了個透徹,從代寫流程、品質保證,到收費標準、付款方式,隔桌男子說得明白,我聽得心驚。

原來代寫槍手已經進化成一個行業,而這個行業之所以案源大增,跟在職碩士專班的大量開設,以及EMBA班的爭相成立,恐怕難脫關係。

如果你同意民國85年教育改革廣設大學的政策毀了台灣高教品質,你應該也會同意廣開在職碩士專班的政策毀了台灣學位價值,搶設EMBA班的政策毀了台灣學術素質。

以在職碩專班為例,為符合「(學)校(職)場銜接教育」的精神,入學憑核標準原本就跟碩士班不同,無需多議。但有些碩專班的畢業條件太過寬鬆,除非學生自己休(退)學,否則想不如期畢業也難。

碩專為學生開的方便之門,匪夷所思,如設計領域碩士專班,學生可以用作品瓜代論文,因此在裝潢設計公司任職的學生,用案場照片+設計圖+前後補一些美化的飾詞,製成紙本,配合展出,畢業!碩士學位到手!恭喜!從此個人最高學歷躍升為Master Degree,可藉此光宗耀祖、驕妻傲子、升職加薪,一輩子頂著高學歷光環。

在職碩專班是個學生程度高低落差極大的學習環境,有勤學又有實力的同學,也有從報名開始就有恃無恐混學位的同學。

坦白說,要不是因為知道學位取得容易,這些因為各種動機,以及倚仗各種關係入學的朋友,根本不會願意花兩三年奔波在職場與學校之間,更沒能力應付認真的老師要求的報告與作業。

教過碩專班的老師,捫心自問,有多少根本連大學程度都不到的學生被自己輕放過關,跟其他真才實學的學生一樣戴上碩士帽?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