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他的選擇,是錯愛,還是有意為之?

陳朝平/他的選擇,是錯愛,還是有意為之?

研究傳世經典多年的李克明博士,在微信公眾號App提出一個問題:「蔣經國錯看而重用了李登輝,讓他接班,經典會怎麼說?」

李克明的答案是:李登輝有日本皇民的內心,善於隱藏偽裝;蔣經國少年留俄後回國從政,沒學過傳世經典的觀察識人之術,錯看李登輝,其來有自!

蔣經國重用李登輝,究竟是錯愛?還是有意為之?

古今中外,副總統皆為備位;備而不用,最好,萬一要用,也須提防副手功高震主。蔣經國雖非留學英美的政治學博士,耳濡目染,對於副總統的功能和「用途」,應當是心知肚明的。

蔣氏早期留學俄國,實則形同流放,在俄國共產黨的監視下,嚐盡艱辛萬苦,回國後,掌管情治系統多年,豈有不知人心險惡、人情磽薄的道理?何況,國民黨白色恐怖統治期間,鎮壓異己、欺凌政敵,蔣經國亦多參與。

因此,我們可以合理推斷,蔣氏當然明白,「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的道理,也明白最可怕的敵人往往潛伏在自己的身邊。

當年,國共戰爭期間,副總統李宗仁逼宮他父親的印象,猶記在心,又怎麼會選擇一個年富力強又有政治野心的副手,潛伏自己身邊呢?呂秀蓮擔任陳水扁副手時,形容自己猶如「深宮怨婦」,這是不讀史,不知己也!

1978年,蔣經國出任總統,副總統為謝東閔。謝是台籍政治菁英中的前輩,服從性高且少有建樹,因省主席任內遭王幸男炸彈郵包恐襲受傷,因禍得福,高升副總統一職,實則無權亦無人望。

因此,我們可以推斷,蔣經國「競選」第二任總統時選擇李登輝為副手,當然不是因為有意栽培李登輝,更不是將李登輝視為「儲君」,

那麼,蔣經國為什麼要選擇李登輝為副總統呢?難道真是因為李在他面前板凳只敢坐三分之一嗎?是像某名嘴所說的,李登輝無派系,林洋港派系繁茂?還是因為蔣不讀傳世經典,不明識人之術所致?

我個人的解讀是:

第一,李登輝省主席任內,愛子李憲文癌症過世,李登輝哀痛逾恆,卻能化悲痛為力量,專心政治。

這在蔣經國看來,專心而無野心,即使有野心卻無「後顧」之憂。蔣經國以親身經歷與黨內官宦之家的行事,深知家族可以興邦,亦可毀黨。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