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祥麟/ 小學畢業就失去了父親

樊祥麟/ 小學畢業就失去了父親

我對父親的印象,既鮮明又模糊!

鮮明的是,三個兄弟中,他唯一參加過我及人小學的畢業典禮。

我那時是全校第十名畢業,身為律師的父親,在開庭前後的空檔中,特地趕來參加畢業典禮,滿意地看我上台領獎,然後趕去開庭。

晚上下班回家後,父親送了我一枝美國派克牌鋼筆,要我好好用功,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