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紅唇紀事 台灣「最美麗風景」?!

左化鵬/紅唇紀事 台灣「最美麗風景」?!

台灣人嗜食檳榔,早期常見勞工和農民朋友,大口灌飲著米酒和保力達P,口中還不停嚼食檳榔,雙頰鼓動,滿嘴腥紅。

檳榔文化,已植根到台灣社會最底層。中潭公路雙冬路段上,處處可見「檳榔西施」搔首弄姿,成為來台遊客必觀光的景點,她們被稱作是台灣真正最美麗的風景。

當時,颱風過後,一粒檳榔的價格,幾乎相等於一顆雞蛋。盛產時,有時買一粒送兩粒或送(宋)七力的標語隨處可見。

檳榔,被稱為台灣的「綠寶石」,又稱「台灣口香糖」。當時台灣的檳榔產業,至少養活了2百萬人口, 許多農村子弟的學費就靠賣一顆顆檳榔積攢得來。

由於賣檳榔的收益頗豐,農民們開始瘋狂的種植,結果對台灣山坡地,造成了極大的危害。加上檳榔西施,被認為有礙觀瞻,妨礙風化,二千年左右,政府開始大力取締,有一度街頭的檳榔西施,似乎消聲匿跡。

近年醫學報導,吃檳榔會導致口腔癌。但有些台灣人就是不信邪,充耳不聞,視死如歸,凜然不為所懼。街頭巷尾的檳榔攤,又死灰復燃。常見有些自以為時髦的婦女和學生,也開始加入檳榔一族。

據說,毛澤東也喜食檳榔。我一點都不感到意外。湖南騾子和台灣人一樣,哥倆好都愛吃檳榔,幾年前,我應邀到湖南湘江橘子洲頭,看施放煙火。

順道參訪長沙,衡陽,益陽等地,所到之處,見當地人無不喜食檳榔,尤其大酒店喜宴散席時,新人都端著一大盤檳榔含笑送客,賓主盡歡。

儘管毛澤東對台灣垂涎三尺,但終其一生,始終無緣得嚐台灣檳榔的滋味。只能吃老家的檳榔。湖南人說「湘潭人是個寶,口裡含根草」。這根草,指的就是檳榔。

台灣檳榔大多包白灰,紅灰,菁仔(荖花)和荖葉。湖南和大陸其他地方的檳榔, 大多是用酒醃製過後的乾檳榔,中間剖半,包豆沙,豆蔻。

記得高中時,校園傳唱「採檳榔」,我一直以為採檳榔,是台灣的流行歌曲,到了湖南,才知這是湖南30年代的流行歌謠。

採檳榔

「高高的樹上結檳榔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