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那時候啊,每個父親都背負著「那時候啊~」的沉重包袱

蔡詩萍》那時候啊,每個父親都背負著「那時候啊~」的沉重包袱

成長的過程中,我有注意到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

我去一些成長背景相近的,父親來自大陸,母親是本地人的朋友家,聊著,聊著,最後,總會剩下我,面對面的,跟朋友的父親,或者喝茶,或者喝酒,或者,什麼也沒喝,就那樣,面對面的,兩人聊天!

說聊天,不如說,是他講的多,我聽得多。

畫面常常是這樣變化的。先是,大夥一塊寒暄,聊天。然後,吃飯。飯後,送上茶點,水果,然後對方家人一一退出,不知不覺,剩下我,跟朋友的父親,一對一了!

事後,我會問朋友,為什麼,你們留下我?!得到的答案,幾乎差不多。「我爸喜歡你啊!哈哈」這哈哈二字,道出了他爸爸喜歡我,只是敷衍句。真正的關鍵應該是,「我們常聽啦!」「講來講去,都是那些啊~」

所以呢?「就交給你啦,反正我爸喜歡你,哈哈哈!」於是,我常常在朋友家,坐在那,聽他的父親,對我講,他們一聽再聽的往事了。

我都聽到什麼呢?通常都是這樣開頭的:「那時候啊~我⋯⋯」於是,一段,又一段的,往事,但我們聽來像故事的往事,於焉,出籠了。

那時候啊~在馬防部,一年才回來一趟。所以每次看到小孩,都嚇一跳,突然變樣了!

那時候啊~帶一個排,守大膽。(就是那個有水鬼摸上岸的島嗎?我問)對,尤其沒月亮的晚上,你要小心翼翼。(我們的水鬼也會摸過去嗎?我要接話題)當然,他們過來我們過去,禮尚往來嘛!

那時候啊~演習,都玩真的,真槍實彈。炮彈射歪了,一個傘兵坑死好幾個!

那時候啊~行軍一走走半個台灣啊~到了目的地,長官還不讓你休息,他口令一下,扛槍原地立定跑,跑到口令喊停為止。(伯父,您跑得動嗎?)當然,那時我才二十幾歲啊~

那時候啊~那時候啊~

我聽著,聽著,會想,難怪我的朋友們,會覺得父親一再的重複往事,聽久了,像重複播放一首老歌一樣。旋律才出來,你就知道是什麼歌,是什麼調了。不是不好聽,是聽多了。

年輕時,我們幾個哥們,一塊去女性朋友家作客,聽說她們家四個姐妹花,一個比一個漂亮。

她們父親上校退伍,聽說搞情報的,神秘兮兮。我們見到他時,已經蠻老了。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