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父親卯足了勁,我們終於有了竹籬笆裡一個又一個春天

蔡詩萍》父親卯足了勁,我們終於有了竹籬笆裡一個又一個春天

我才過了花甲,就已經感覺,人生漫漫,好像很多事,自有定數。可是,路口分歧點上,你不勇敢嘗試,定數也不會自己走上門來。

我父親,教了我很多。我父親帶著我和母親,從金門回來,不久,大弟弟來報到了。沒辦法,父親母親都年輕嘛!我們繼續在北台灣,輾轉了好幾個地方。最終,回到楊梅。父親決定要落腳了。巧不巧,埔心正擴建一批眷村。

父親卯足全力,非弄到一間不可。埔心陸陸續續有了七個眷村。我們家,竟然分在「金門新村」!而且,千萬別誤會,這村子跟金門沒有關係。既不是因為安置金門移民,也並非為了戍守金門的國軍官兵而設,完全是巧合。

但我們家,一家三口,確曾在金門出生入死於八二三砲戰啊~如今,第一個家,也是之後,未來數十年,唯一的家,就在這名為「金門」的「新村」裡。直到,很多年後,拆掉。

我將在這村子裡,度過童年,青少年,然後出去讀高中,大學,研究所。在這村子裡,跟隔壁村的女生約會。到隔壁村子去借盜版英文錢櫃雜誌排行榜唱片。

唸我人生的第一所小學。這話聽起來怪怪是吧?誰的小學不是第一所呢?這,欸,也是有故事的。以後再說。

我們埔心,是塊寶地。怎麼說呢?它太特別了。位於中壢與楊梅之間。因為鐵路縱貫線,公路縱貫線,平行經過埔心。從中壢往南走,會爬過一個很長的坡道,你念過台灣地理,知道什麼是丘陵地吧?從中壢爬坡到埔心,你就會點頭說哦原來丘陵地長這樣啊~

我母親後來常說,住埔心住習慣了,最放心,永遠不淹水!

埔心是鐵路縱貫線的一個站。我們住在埔心後,這個站很重要。我們進出埔心,都搭火車。日後,我人生關鍵的高中時期,尤其仰賴這個車站。日出,搭車往南去新竹。日落,搭車從新竹回埔心。

我將見證這車站,從木造建築到水泥建物的改造。也將在這車站告別我高中青澀的戀情。

我用括號「金門」「新村」,是要告訴你,這村子,沒有幾家人,跟金門有關。我們家是少數例外。至於「新村」嘛,反正中文詞彙就是很厲害嘛。取個「新村」名,一切就都新的開始啦。

但,「眷村」顧名思義,眷屬之村。龐大的部隊,並不是個個單身的。有家有眷的,總要安排個住處,讓保家衛國的官兵,沒有後顧之憂。

眷村的急迫性,臨時性,是很必然的。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