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18歲「小壯丁」成長記之十六

朱國珍》18歲「小壯丁」成長記之十六

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彷彿看不見的龍捲風讓全世界失序。而我,卻是因為小壯丁的大學指考讓我成就了生涯史上最忙碌的暑假。

我們寫文章的人很重視上下文,白話一點解釋就是前因後果,大抵文意如此,人生的節奏也類似。

史上最忙碌暑假並不是突然駕臨的命運,如果小壯丁在一月份考完學測後隨便選一個學校申請就讀,那麼我們母子今年就可以從四月擺爛到跨年。但是,結果並不是。

2020年前半年的生涯規畫大逆轉,請容我稍喘口氣之後再詳述。我們先把時間門放在七月十七號公布成績這一天,清晨六點十五分,大考中心將成績傳到我的手機,小壯丁看了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大勢已定,任何期望的僥倖都沒有發生,我們心裡都明白落點可能會在哪幾個學校,接下來,就是謹慎填寫志願表,每一步都不要再有差錯。

隔天陪著小壯丁回高中母校聽選填志願說明會,我比小壯丁還專心做筆記。回想起1986年的夏天,我為了留在台北念國立大學而一意孤行,沒有善用英文成績優勢,亂填志願卡,最後去念了一個和所有人妥協的學校,讓自己度過很不愉快的大學新鮮人生活。

當時,沒有家長關心,沒有老師奧援,更沒有同儕幫助,我自己孤零零地,面對十八歲的成年禮。

其實,我很羨慕小壯丁,他有很多同學經常討論大學志願,也有學校協助規劃系列升學講座,班導隨時在旁關注,還有一個媽媽緊迫盯人不讓他長歪。

到校聽取志願說明會這天,小壯丁已經高中畢業了,但是他還是歡歡喜喜地走進這所陪伴他度過六年青春期的母校,不像我,在那個一切以升學為導向的青春期,每一所學校的畢業典禮我都故意請病假不參加。

繳交志願卡沒別的竅門,主要是興趣,同時參酌大學學術聲望,也要考慮畢業出路。

這些資訊當然不是拿到指考成績單才要開始準備的,我從小壯丁在高一升高二選擇念文組時,就開始默默觀察「他的」性向與長項。

請注意,主詞是「他」,不是「我」,我見過太多父母親把自己的意見強加在孩子身上,理由都是「為他好」,結果孩子為了安慰父母親勉強自己去念一個沒興趣也沒優勢的科系,最後唸到身心俱疲。

我希望小壯丁不要重蹈我的覆轍。雖然他很愛護小動物讓我一度以為他可以念獸醫系,以及他小時候處處表現正義感時,我曾經鼓勵他唸法律系。

但是,人是不斷成長的,這也意味著人會不斷改變,當他決定念文組時,我頓時領悟我不可能有一個醫生兒子了。他對國文無感,作文成績讓我想撞牆,我也明白他不可能去鑽研我最愛的文學。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