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其》今年新聞台的命運有些悲情?

王其》今年新聞台的命運有些悲情?

上週五9月18日,NCC舉行了史無前例的新聞台公聽會,各種聲音都出來了,有談總量管制,也有說加強監理才是正道,也有人為媒體產業的工作條件差而抱不平,媒體觀察者則認為,這場公聽會也在說給經營或想經營新聞台的首富們聽的,因為有人已經直接點名。

今年3月NCC審查台數科「中台灣數位生活台」將名稱由綜合變更為新聞頻道,卻發生七天政策大轉彎的政治變盤,讓排隊審查的新設新聞台鏡電視、東森亞洲新聞台都跟著卡關。台數科的新聞台變更案,甚至還成為「SOGO條款」弊案立委非法政治獻金的「案外案」,時代力量前主席徐永明疑似向交通部長林佳龍「借款」,在場作陪的客人,竟然傳出有台數科董事長廖紫岑,讓新聞台的申設充滿了政治的聯想。

NCC在這場名為「電視新聞頻道申設與營運監理政策」公聽會,先拋出「總量管制」議題,新進業者批評為「保障既有業者」,因為NCC過去從未就衛星頻道的總量管制,所牽涉的產業面、法律面合憲性,有過任何委外研究。也有法律專家認為,NCC過去8年並未通過任何新聞頻道申設,包括八大電視台申設新聞台,在2018年都遭到NCC駁回,這次卻為了3家新申請者召開公聽會,「是否因人設事」?

很多發言者也提出政治面的問題,尤其是力挺前高雄市長韓國瑜角逐大位的中天新聞台,遭到NCC密集開罰,現在中天的董監變更與新聞台換照案同時在審查,有線電視新聞頻道可能會出現罕見的大洗牌,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形勢。

一位也在公聽會現場的媒體工作者分析,公聽會的確有需要辦,最少要聽聽外界如何評論今年出現這麼密集的新聞台申設爭議,還有中天新聞台再過兩個月面臨換照的問題如何解決。而且,NCC在處理台數科新聞台的進退失據,也在公聽會上被批判,讓接下來要再審台數科的NCC新的委員會,多少可以有些新的聲音進來。而且公聽會也讓新的新聞台有對外說明他們理想的機會,同時表達對媒體產業的投資決心,他們想改善台灣新聞台低薪、不好的工作環境。

這位媒體人也觀察到,發言的專家學者背後都有些代表性,如果沒弄清背景,會認為就是單純關心媒體發展而發言,仔細了解發現某種程度傳達了些許官方訊息。例如政治大學一位學者,與NCC主委陳耀祥系出同門,也有很深交情,他在發言過程中不斷引用衞星廣播電視法,強調國家安全的重要,最少講了國家安全有10次,包括不能有來自中國、香港的資金,以免中國透過媒體滲透台灣。這位曾經擔任公職的學者,希望NCC檢視媒體負責人過去有沒有親共言論、與中國的複雜關係,甚至也表示了,營運計劃寫得再漂亮也沒有用,像作文比賽,NCC應該強烈實質審查,換照也要比照新設標準來看。最後,他還表達應要媒金分離,金控、銀行、保險業都不適合經營電視台。其實他是告訴外界說,媒體與中國的關係這麼密切,可能已經危及國家安全了。聽到的媒體人解讀說,這已經暗示了首富們經營新聞台就要遠離中國,也不能同時擁有金融機構。更何況還有律師直接點名,應該要淘汰不良新聞台。

立法院相關人士說,NCC如果站在專業上好好審查新聞台的新設或換照,其實獨立機關仍會被充分尊重與支持,但偏偏台數科新聞台的風暴,讓輿論懷疑這是不是行政院長蘇貞昌的手伸入NCC被曝光?接下來的台數科董事長捲入SOGO案外案,又讓媒體不免好奇林佳龍部長與NCC主委陳耀祥,是否捲入了正國會派系在NCC游走的政治脚步被窺見?到底真相如何,有待釐清。

一個台數科讓NCC披上政治外衣,辦公聽會多少有助重建NCC與社會的對話管道,是應該肯定與鼓勵的。不過,從現實面及公聽會的反應來看,今年新聞台的命運真的有些悲涼,新的出師不利,換照的到現在也沒有好消息!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