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18歲「小壯丁」成長記之十八

朱國珍》18歲「小壯丁」成長記之十八

2020年的大學指考結束了,和人生裡其他的劇本類似,總是上演著幾家歡樂幾家愁的場景。

文組生考試首先登場的是「數學乙」,這是小壯丁的強項,自從他識字始我就跟他說:「數學是知識之母」,這麼多年,小壯丁把這個「母親」伺候的還不錯!

但是,今年受到疫情影響,舉凡大考時間延後、禁止家長陪考、考生全程戴口罩等等新規定的干擾之下,我盡全力的讓小壯丁心情平靜,然而,當他結束第一天上午的考試,來到咖啡館跟我會面時,我依然從他的神情之中,發現大事不妙。

我已經告訴自己一千次,絕對不談考試的事情,指考這兩天看見小壯丁只要露出傻笑,然後問他要不要吃東西!

是小壯丁自己開口:「我數學都寫錯,這次的題型非常奇怪,考前我已經把過去十年『數學乙』的考古題全部做完,我自己在家模擬考,去年的題目還考100分。但是,今年的題型設計得非常複雜,當我看懂的時候也沒時間計算了。」

「哦,你把考題說的好像是我們寫文章的人會用的『炫技』。」我刻意採取一種中性的回答。但是,小壯丁的臉完全寫滿沮喪。

也不過五個小時之前,我和他的數學家教老師還一起和他共享早餐,為小壯丁做最後一刻的能量加持。

小壯丁十二歲時認識這位還在大學唸書的家教老師,他像個大哥哥似的,陪伴小壯丁度過關鍵的六年青春期,他同時也在這段期間攻讀碩士學位,服完兵役。

同為男生,家教很清楚小壯丁的個性,也因此,對小壯丁放棄成績還不錯的學測申請入學,決定再給自己一次機會拚指考,而過去三個月確實認真努力,也讓家教老師感覺特別欣慰。

只是,沒想到今年的文組數學考題非常刁鑽,小壯丁才迎戰第一節考試,就「非常的一個無語問蒼天」!

小壯丁接著說:「考完數學之後我走出教室,當時,我真的很想在教室外面痛哭!但是我忍住了,因為這樣一定會被同學笑。可是,我很不甘心,數學乙從來都是考數學基本觀念,不是那種自然組『數學甲』才有的包裝題。而且我已經把過去所有的考古題和模擬考題都做完,數學基本觀念絕對難不倒我。」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我想不通為什麼?這種題型對自然組而言很簡單,因為他們一直練習這種題型,但是對我們文組的很不公平。然後那些自然組跨組考生因為『數學乙』考得很好,他們為了進頂大,可以放棄理組科系,用『數學乙』的高分優勢來跟我們文組的人搶頂大財金、國貿的名額。我離我的夢幻學校,愈來愈遠了⋯⋯」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