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18歲「小壯丁」成長記之十八

平常口齒伶俐的我,這次,真的無法回答小壯丁一連串的「為什麼」!

「你跟家教老師說了嗎⋯⋯」我小聲地問。

「我傳簡訊跟他說對不起⋯⋯」

「老師怎麼回?」

「他要我不要想太多,好好準備接下來的考試。」

家教老師很懂他,畢竟我們都是一起看著小壯丁長大的。家教曾經私下坦誠對我說:「這小孩從以前被他氣死,到現在看著他覺醒,終於等到他長大了!」

小壯丁讓人氣死的例子太多,試舉一例如下。高中會考,多麼重要的人生第一場擂台賽,小壯丁因為太喜歡自己念的學校,國二以吊車尾的成績拚到校內直升班,於是完全漠視校外的社會現實,他甚至在會考前一天跟我說:「媽媽,明天會考我考到中午就好,下午的考試就不考了,我要和同學去看電影。」

「你們學校明天會派校車接送,你中午就不見了要怎麼跟學校交代?其次,有同學會和你一起中午溜走去看電影嗎?」

他想一想好像真沒有這樣的同學,於是安分地把會考考完。考試前一天小壯丁就挑戰我的五十歲腦力,接著,讓我心肌梗塞的時間點,發生在收到會考成績單那一刻。

我看著成績單上的阿拉伯數字,那是一個把所有科目加起來的總分都達不到一科成績的及格分數。

我無法想像這位考生在試場裡發生了什麼事,他穿越了嗎?這種不把考試當作一回事的人格,倒底是如何養成的呢?

每次看到小壯丁在青春期的點點滴滴,總是讓我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少女時代,難道這種「散仙」特質不是人格,而是某種神祕的遺傳?

我從小愛讀雜書,像吸塵器一樣廣納各種資訊。高一時,學校修女大膽派我參加台北市國語文競賽即席演講組。

我懵懵懂懂地代表學校出征,當天抽到的題目是《我所知道的性教育》,因為第一次參加即席演講比賽,沒有前例可循,也沒有學姐經驗分享,我憑著自己的想像,把之前看過的健康教育知識放進講稿,上台第一句話就說:「小時候我常常問爸爸媽媽,我是從哪裡生出來的?父母親千篇一律都會回答:『妳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我心想,難道我像孫悟空這麼調皮嗎!如果我再繼續追問,爸爸就會開始講神話傳說中,周朝祖先后稷的媽媽因為採到巨人腳印而懷孕的故事,但是,這是真的嗎?為什麼大人遇到生小孩這種事會不好意思,可是我們從許多報章雜誌⋯⋯」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