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父親不知道,他不自覺的給了我最好的禮物

蔡詩萍》父親不知道,他不自覺的給了我最好的禮物

我越來越相信,虧欠父親的,一定很多。父親教育程度並不高。或許這也是他的遺憾。或許,這也是何以他那麼重視我的教育的原因。但,他從來不強迫我,一定要唸什麼。

從我們家經濟的困窘來看,他大有理由,要求我唸很實用的科系。但,他沒有。

從我那年代,男孩一窩蜂都走理工科的路來看,他也可以順著村子裡大多數家庭,對男孩的期許,要求我唸理工。但,他也沒有。

我們眷村,當時一般階層的家庭,若不是那種什麼將軍世代的,為了減輕負擔,會鼓勵男孩唸軍校。甚至,在三軍幼校階段就送兒子去的,在所多有。但,父親他,依舊沒有。

父親只是在我很小的時候,會透露出,他因為時代戰亂,家境清寒,而無法唸書的遺憾。也會跟母親一樣,不斷的提醒我們,如果能唸,就努力唸,父母親會盡全力支撐我們的。

我不敢說父親是很努力進修的人,但他轉任後勤單位,變成坐辦公桌的上下班人士後,他一直在工作崗位上,是被長官倚重,被同事敬重,被他處理事務之對口單位的人,不敢輕忽的人,這是事實。

父親都說,學歷不高,階級不高,很容易被人瞧不起。所以,一定要自己先瞧得起自己。印象中,父親並不是常常手不釋卷的人。但他很愛讀報紙。或者,讀雜誌。他讀過的報紙雜誌,會用筆劃線。他讀得很認真。

我從小喜歡閱讀。他應該是很得意的,因為他總愛說,他帶我讀報紙,讀雜誌,我愛閱讀是因為他。

我都是笑笑的回應他。心裡卻未必同意。哪個兒子,會在青春期時候,承認自己是依照父親給的模子打造出來的呢!但我清楚,父親在我高中時,到我放一些課外書的書架上瀏覽時,常常會翻翻之後,便沉默的走出去。

我不知道他的心裡在想什麼,也許是既驕傲這兒子讀這麼奇怪的書!又感嘆他已經完全跟不上自己心愛兒子的步調了吧!那時,我的小書架上,已經堆放不少詩集,哲學,政治的書籍了。

年歲越長,我越能感謝父親對我的教育方式。他確實希望我書讀得好。可從來也沒在乎我是不是名列前茅。

我猜想,是他自己書也沒唸多好,於是,只要我肯唸,他也就不那麼在乎成績了。我的依據是,我從小到大,很少班上前幾名。而小時候印象深刻的幾次被父親揍的經驗,多半不是因為功課不好。而是調皮搗蛋。

所以,我就是屬於在中間位置移動的中等學生吧!不那麼好,也不那麼差。但,我讓他覺得還算驕傲的是,我的作文,我的演講,我的辯論,常常可以上檯面。大概如此吧,他對我雖嚴厲,卻不是非要成龍成鳳的那種嚴厲。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