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我們不會懂的。父親他們吃的,是回不去的往昔

蔡詩萍》我們不會懂的。父親他們吃的,是回不去的往昔

如果,父親一路走來的人生,可以用一些比喻的話。我不會說他走過的是大江大海,因為,他太平凡了。平凡到不過是那幾十萬部隊,或上百萬飄零者中,極不搶眼的一位。

年紀關係,他應該沒有參加太多的戰役。只是隨著潰敗的部隊,一路潰敗,保命而已。他待在大陸的時間,頂多只到二十出頭。之後,便跟著部隊渡海,移防,來台。跟著部隊在北部,不斷移防。直到遇見母親。

最好的隱喻,應該是,他就在茫茫大地上,不斷的走,跟著一群群潰敗的部隊,一直走。如行進中的蟻陣。

因為年輕,不覺得苦。因為年輕,不覺得離家,是永遠。因為年輕,夜裡思鄉想家的幾個年輕袍澤,可以喝點高粱,互吐心曲,然後倒頭呼呼大睡。

月,在天上,高掛。

父親睜著眼睛,望著他在故鄉,亦曾眺望的月光。他不知道,這月光千萬年來依舊,但他將在這島嶼上,繼續眺望數十年。繼續眺望到他老去。

這是最好的隱喻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他在暗夜裡,睡不著時,可曾這樣疑惑過呢?

我猜想,不會。他不是詩人,也沒有像詩人那樣,詩意一般的,表達過什麼如歌的行板。但我後來,讀到詩人瘂弦的詩句,〈紅玉米〉,尤其,在紀錄片裡,聽到瘂弦滄桑的朗讀,一下子懂了。

父親,雖然不是詩人,但他內心,應該始終都像詩人心中的意象一般,始終纏繞於心。

「你們永遠不懂得

那樣的紅玉米

它掛在那兒的姿態

和它的顏色

我底南方出生的女兒也不懂得

凡爾哈崙也不懂得」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