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髮型DIY玩出心得 各行各業有撇步

朱國珍》髮型DIY玩出心得 各行各業有撇步

我在十二歲以前始終留長髮,中分,左右用橡皮筋高高束起,就像虛擬歌手「初音未來」的造型,只是我的頭髮沒那麼長,也不是綠色的,而且被編成兩條麻花辮。

那是我爸爸每天的工作,他對於女孩子唯一的美學觀,就是梳成兩條高高的麻花辮,而且沒有瀏海。國中有髮禁,頭髮長度規定耳下兩公分,不准剪瀏海,少女們彷彿只能透過光亮額頭上的青春痘吶喊。

念大學時看到很多女生都蓄著一頭烏黑飄逸的長髮,於是我也開始留長頭髮,而且是自然從不修剪的雜草式長髮。

剛開始在電視台主持節目時,我完全不會化妝整髮,全部交給梳粧阿姨。有次聽一同拍戲的女生說,如果得罪化妝阿姨,她會故意把你臉上的粉底畫成一塊黑一塊白,上了鏡頭就好像自動馬賽克。

那次以後我在梳妝阿姨面前完全不敢說話,就怕得罪她。但是,即使我不說話,阿姨還是只拿著粉撲在我臉上拍一拍,前後不到三分鐘,就跟我說:「妝畫好了。」

我覺得哪裡不對勁,因為我每次都看到大明星坐在椅子上讓化妝師精雕細琢至少一小時。那時候,就領悟了人微言輕這句成語,不過我很樂觀,都安慰自己是青春無敵。

接下帶狀兒童節目《小小英雄榜》時,製作單位請了專屬造型師,我才開始跟著學化妝,頭髮也交給造型師處理,他有次幫我做新造型,燙了個超誇張的爆炸頭,我在家裡用梳子永遠無法梳通髮絲,而且,爆炸的程度一直讓我覺得頭上是不是趴著一隻黑色貴賓狗。

還是長直髮最容易整理,錄莒光日電視教學,只要把前面的瀏海梳整齊就好,其他的頭髮全部撥到耳後,簡簡單單,就像民國初年穿著青布旗袍的大學女生。

在頭髮還沒有長到可以服貼在腦後,方便整理之前,也經歷過一段半長不短的過渡期。那時候錄影之前,我會特別到住家附近的家庭理髮去給阿姨洗頭。

所謂高手在民間,我家附近美容院的阿姨很會吹「半屏山」,這個造型請參考金鐘歌后江蕙的《落山風》專輯封面。

我對半屏山的髮型沒意見,只是每次洗頭吹頭都要花上兩百元新台幣讓我很心疼,於是幾次偷偷觀摩阿姨拿吹風機的動作,回家跟著模仿,好像也可以吹出一個樣子。反正當主播只看正面,我只要把瀏海和耳後的頭髮搞定就行。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