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與父親同齡的阿嬤,如山一般幽靜,我們家族的女人們都像潤澤靈魂的土地

蔡詩萍》與父親同齡的阿嬤,如山一般幽靜,我們家族的女人們都像潤澤靈魂的土地

兩岸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互相開放三通後,有一天我回家探望父母親。那天氣氛怪怪的。弟弟向我使使眼色。我看看母親,她有點哀怨,你爸以前在家鄉定過親的女人來信了。

我愣了一下。從沒聽父親提過。父親表情尷尬說,也是家裡長輩提的親,他離家之後,就再沒聯絡了。他根本不知道對方狀況,所以也從未提起。

我們幾個孩子,圍在母親身旁哄她,哎呦,老夫老妻了,怕什麼,怕人家搶走你老公啊~怕什麼,有我們幾個孩子在。怕什麼。老媽難得羞答答的,嘴巴上很硬,我才不怕呢!

是啊,怕什麼,父親都在這裡安身立命了。他的妻子,他妻子的家族,全在這。我們,這些他在台灣落地生根的花果,從此讓他不再飄零。我們也全在這。怕什麼呢!

但父親那一夜,不僅尷尬,亦很複雜吧!父親一個人來台灣。也許,他跟很多那個年代的人一樣,以為,很快便回去了。可是,一年過去,兩年過去,五年過去,七年過去了,他遇到我母親。他知道他回不去了。他必須做選擇。

我母親的家族反對這門婚事,他是外省兵,原因之一。但,有一天他可能帶著妻小離開這裡,或,最糟糕的,他拋妻別子,自己跑回去呢!

我母親不管這一切,就是嫁了。我父親怎能不勇敢做決定!無論如何,他都得帶著台灣的妻小,這一輩子了。

後來,父親怎麼處理那封信,我沒印象了。但父親沒有回去他的故鄉。他繼續年輕時,娶我母親的行動承諾,他的家,在這裡了。

因為,他的家在這裡,於是,我講述他的故事,才有一連串,因為他,因為他與我母親的婚姻,而牽引出的一個又一個的人物登場,情節登場。

我母親家族,當然是要角,是舞台。是我父親,在台灣感受溫情的第一個龐大親情網羅。接著是我們,四個小孩。我們之後的婚嫁姻緣,再牽引出,另外幾個其他的家族,與我們連結出新的婚姻與姻親故事。

我父親不會一個人成就這些故事的。我母親,是這些故事起頭的另一個主角。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