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很多領悟,都是在我父親老了以後,我才深深盪漾於,那樣的溫情裡

蔡詩萍》很多領悟,都是在我父親老了以後,我才深深盪漾於,那樣的溫情裡

我是在父親逐漸衰老的過程裡,體會出很多人生的感受的。像動畫片《獅子王》那樣,父親也曾抱著初生的我,於他在這座島嶼上度過近十年的激動心情。

父親也曾牽著我,像每個初為人父的男人那樣,牽著我在路旁慢慢走路。名之為散步,實則為父子最早的攜手漫步。當然,那時候,一定是他說得多,而我是仰著頭,望向他,一邊牙牙學語的重複他的某些句子。

父親也曾陪著我,考了高中,考了大學。突然之間,他發現我比他高大了,但仍有一顆桀驁不馴的靈魂。他默默的承受著。偶爾也會生氣。偶爾也會發作出來。但多半是默默承受了。

我應該聽過他的嘆息。有時,在靜靜的暗夜裡。有時,在他想生氣最終卻按奈住,於是轉身之際,我聽到一息幽幽的嘆氣。有時,是他一個人坐在那,院子裡,抽菸,然後,幽幽的一聲長嘆。

即使這樣,他仍然很努力的,在扮演一個父親的角色。把微薄薪水拿回家。中年以後最大的嗜好僅剩抽菸。

幾套衣服不停的更換,始終不願意買新的。退伍之後,他去了工廠上班。直到我大學畢業,開始兼職唸研究所,拿錢回家。家裡大小雜務,他都自己來,能省則省。

連么妹都離開家,外出讀書工作以後,他真是寂寞了。弟弟替他抱回一隻混血狗狗。他帶著牠,早上出門散步運動,黃昏在出門散步運動。似乎取代了我們兄妹四人一一成長離家後的空缺。

母親愛睡覺,不愛運動。遛狗,散步的父親,多半一個人出去遛達。

那陣子,我回家,經過街上,若碰到一些老鄰居,多半會對我說的話,一句必然是:回來了,好久不見你啦!另一句是:才看見你爸呢,剛剛在遛狗。

這兩句話,也恰巧都是彼此的答案。孩子們都不在家,不常回來,於是,父親只好遛狗散步,當慰藉。

母親比父親看得開。常常對父親說,孩子們長大了,各自有家庭,不可能常常回來的。母親於是參加鄰里活動。繼續她年輕時就很會的婆婆媽媽俱樂部。父親則繼續他的孤僻。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