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為何是「2049」?

陳朝平》為何是「2049」?

美國印太司令部出版的軍事期刊《印太防務論壇》(Indo-Pacific Defense Forum)最新一季報導,引用台灣國安局前副局長陳文凡去年前往華府演說內容,指稱2049將是中國解決「台灣問題」設下的最後期限。

陳文凡還說,中共已在台灣內部發展「完整的跨海峽地方政府網絡」,透過24名跨商界、媒體界和半官方代表,將勢力滲透到台商、新聞媒體各界;中共甚至從1990年代便開始干涉台灣選舉。

如果《印太防務論壇》的轉述無誤,陳文凡的演講內容,非同小可。

第一,既然國安局早知中共在台發展組織,「完整的跨海峽地方政府網絡」已組建完成,24名跨商界、媒體界和半官方代表滲透到台商與新聞界,甚且與犯罪組織存在關聯。

這等重大情事,國安局竟然隱忍不發,也不見查辦?卻內銷轉外銷,跑到美國老大哥那兒去揭露?國安局對於自己掌握的情資沒把握,必須跟美國方面比對求證?

妙的是,幾乎是同一時間,檢調單位宣布破獲共諜案,三名軍情局的退役將校涉嫌將情報工作人事布建等相關資料,交付大陸。不知是否要作證陳文凡的講演內容?

第二,陳前副局長說,中共從1990年代便開始干涉台灣選舉,請問,究竟干涉了哪幾次選舉?總統大選?還是立委選舉?90年代迄今四位總統——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政黨屬性不同,政治立場有異,哪幾位是因中共干涉而當選的?

第三,陳文凡所說若屬實,卻遲遲沒查辦,失職且坐視共諜滲透,該當何罪?陳文凡所說若是純屬臆測,便是製造恐怖氣氛,意圖分化國人,恐嚇異己。

撇開陳文凡的情資正確性不論,最令人難解的是,為什麼要將中共解決台灣問題的最後期限設定在2049年?只是因為2049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100周年嗎?有甚麼跡象和證據能夠說明2049是兩岸分合統獨的關鍵年?

2049這個數字進入台灣人眼裡,倒不是因為那年是中共建國100年,而是源於美國「2049計畫協會」研究員易思安(Ian Easton)的一本書。

他在書中預測中共將於2020年武力犯台,此說轟動武林,驚動萬教,很多台灣人因而得知2049計畫協會,也才模模糊糊知道了2049這數字。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