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審照、換照是極權國家幹的事!

陳朝平》審照、換照是極權國家幹的事!

中天換照聽證會是一場鬧劇,鬧劇,本無須評論,不過,得知7位鑑定人居然都沒有親自訪查過被鑑定單位——中天新聞台,這倒激起了我孤評譏評的興趣!

鑑定人不親臨、親訪被鑑定現場?這彷彿骨董鑑定家不親自把玩骨董,就能鑑定?好像《抖音》上就有個段子。

小妮子將塑膠管兒捲成環狀,捉狹地擱在鏡頭前,網路遠端一鑑定名家,語帶肯定:這翡翠鐲子,晶瑩剔透,好東西!價值一百萬,沒問題!小妮子偷笑,慢慢將「玉鐲」轉起,塑膠管兒露出真相,骨董鑑定名家尷尬地苦笑。

NCC聘請的鑑定人,莫非是《抖音》裡的骨董鑑定名家?估計NCC禮聘鑑定人,卻沒有給足顧問費、鑑定費、車馬費,鑑定人無奈,只好遠距鑑定,草草了事!再不然,就是「心意已定」,但憑NCC提供的中天黑資料、黑素材以及處分函,足夠交差了事!

問題是,NCC手中有關中天最原始的黑資料,從何而來?戒嚴時期,新聞局養了許多國內外碩士,輪值輪班,成天盯著三台電視,唯恐美國大使誤植成了美國大便,唯恐不雅畫面遮住了蔣總統經國先生的臉孔。

解嚴後,這分監察媒體的工作持續進行中,但已顯得有氣無力。有線電視開放後,電視台和各類頻道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來,新聞局人力缺缺,無力全面監管,只能選擇性地監管幾家調皮搗蛋出名的媒體。

NCC成立後,有好一陣子,NCC各級小官員必須輪班到大門口櫃檯旁的座機那兒,接聽愛好電視新聞和節目觀眾朋友的來電,感謝他們賜教,登錄賜教內容,上呈長官批示並做為處分電視台的根據。

2008到2010,我有幸也不幸擔任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理事長時,每回走進NCC,眼看咱們政府花了大把鈔票,招考培訓了者許多菁英份子,卻將菁英分子的青春年華浪費在接聽觀眾電話的工作上,就為他們感到無限的悲屈!

網路普及、數位匯流後,想來NCC不再派人接聽電話了,而是在官網上開闢一信箱,專收觀眾的「來函賜教」。

其實,大夥兒心知肚明,能賜教者,鳳毛麟角,來函的,多半是檢舉函,如今網路頻寬加大許多,許多檢舉函還能搭配照片影音流媒體,內容豐富,以免NCC再去翻箱倒櫃地找檔案,找連結。也因此,這幾年,電視台遭警告、處分的件數和金額,都較過去大幅增長。

那麼,為什麼中天的罰款獨領風騷,遙遙領先呢?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