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此時此刻總統人選民調數字,值得讓「當事人」睡不著覺嗎?

蔡詩萍》此時此刻總統人選民調數字,值得讓「當事人」睡不著覺嗎?

有時候,一份時間太早,變數太多的民調,也真是「吹皺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美麗島電子報這時做一份關於2024年總統大選的民調,把侯友宜拉到第一,遙遙領先賴清德、鄭文燦,更領先朱立倫、柯文哲!

好玩歸好玩,搶媒體焦點固然搶得極為吸睛,但到底有什麼意義呢?畢竟,距離2024,還有三年多。變數多到不可測量,這時候說誰機會大,說誰沒搞頭,豈不是吹皺一池春水,干大家何事呢?

對綠營來說,蔡英文雖然已第二任期,但仍有三年多掌握黨政大權,還沒到「跛鴨」的階段,民進黨內誰敢大聲嚷嚷,說要接班?所以,這時的民調,除了湊熱鬧,有什麼意義?

賴清德是備位元首,看起來可進可退,然而進退之間,並不如想像般理所當然。否則,當年呂秀蓮何以做了八年副總統,仍一籌莫展於總統大位?副總統「深宮怨婦」的處境,是十分堪慮的。

除非,蔡英文願意給副手空間,讓他揮灑。但一位副手,動作太多太大,動輒可能「功高震主」,這是賴清德選擇當蔡英文副手的宿命。他的機會,其實不在外界走動的勤或不勤,而是,他能否爭取蔡英文對他的信賴與授權。

鄭文燦的崛起,必須說是奇葩。兩次桃園市長選戰,第一次來得意外,但第二次則完全看出他的努力與實力。

然而,他的兩任市長之後,距離總統大選還有一段時間。他是否能讓桃園市繼續掌握在民進黨手中,是一個指標。他離開市長任內,就直接揮軍北上選總統?還是,想進內閣先歷練,在在左右他在總統選項上的進退思維。

民進黨內,就沒有其他人選了嗎?我不認為。至少,蘇貞昌就不能輕忽他。

國民黨相對處境最辛苦。韓國瑜跳級選總統,打壞選情,也打亂接下來的佈局。朱立倫沒有舞台,還能在多次總統人選民調中被提及,完全是靠外界的想像力。

他如何讓自己的聲量,與能見度持續拉抬,不是件容易事。最麻煩的是,他一手拉拔的副市長侯友宜,擔任市長後,虎虎生風,竟有超車趕上的架勢。這也充分顯露,有舞台與沒舞台的現實差異。

但,侯友宜畢竟是有情有義的人,如果朱立倫沒放棄總統夢,他應該不致於造次搶位子。何況,侯友宜必須先市長連任成功,一則測試自己的政績,另則累積全國最大院轄市的後院實力。

因此,朱立倫與侯友宜的互動,必須連帶在一起衡量,才有意義。

延伸閱讀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