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教主與大師會擦出什麼火花?

左化鵬》教主與大師會擦出什麼火花?

教主指的是,自稱「厚黑教主」的李宗吾。大師指的是,被他人尊奉為「國學大師」的南懷瑾。這兩位一代奇才,曾在民國時代某一特定的時空相遇,並擦撞出火花,流傳了一段為後人傳頌的佳話。

李宗吾,被譽為「影響中國文化的奇才怪傑」,他是蜀中的客家人,清末出生於四川自流井,原名世楷字宗儒。二十五歲時,他突然妄自尊大,覺得與其宗崇儒家的孔子孟子,不如宗敬他自己,於是改名為「宗吾」。

他早年曾加入同盟會,成了國民黨的創黨元老。民國肇建,百廢待興,正是混水摸魚的天賜良機。他在省府順手撈得一美差,但他猶不知足,仍整天自怨自艾,嫌自己臉皮不夠厚,心腸不夠黑,辛苦到手的,只是食之無味的鷄肋小官。於是,在成都的華西日報寫些專欄發發牢騷。之後,就將那些發表過的雜文,集結成冊,出版了《厚黑學》。

此書一出,由於立論新奇,立刻引起全國騷動,奔競之士,人手一冊,有如得到一本不傳之秘的葵花寶典,廢寢忘食,苦心鑽研學習。

人有賢與不肖,資質有高有低。據說,讀了厚黑學,領悟力差的,也可以謀得縣太爺、鄉里長等可有可無的芝麻小官,火候較深已將臉皮練成厚如城牆,心腸黑如煤炭者,可以當省主席、省議員等方面要員。

至於臉皮修為已達厚而無形,心腸黑而無色的境界,不消說,可以當中央部會首長、五院院長,也有機會當總統。

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李宗吾傳世的只有這一本皇皇鉅作,他因此書,暴得大名,但也因名賈禍,引起了蔣公的注意,認為他離經叛道,妖言惑眾,於是查禁此書,並下令通緝。

後來,在黨國元老吳稚暉的卵翼下,才保住一條老命,他老兄嚇得魂飛魄散,屁滾尿流,逃回故里。晚年,窮困潦倒,終日長吁短嘆,借酒澆愁,六十四歲那年,因酒醉中風,一命嗚呼。

他死後,自流井各界,為他舉辦追悼會。其中一副輓聯,頗為貼切,可以概括他的一生。教主歸冥府,繼續闡揚厚黑,使一般孤魂野鬼,早得升官發財門徑。

先生辭凡塵,不再諷刺社會,讓那些汙吏劣紳,做出狼心狗肺事情。時也,運也,命也。比李宗吾小三十九歲的南懷瑾,他這一生,比李宗吾活得有滋味。李宗吾只有一本厚黑學傳世,南懷瑾卻著作等身。

他的著作,包括儒釋道,諸子百家,兼及醫卜,天文,拳術,劍道,詩詞曲賦,凡三十餘種。李宗吾自稱厚黑教主,其實,他只是孤魂野鬼,既無教派組織,也沒有人願自稱是他的信徒,他也曾擔任省教育廳副廳長和大學教授,但也無人自承是他的學生。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