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利國》從山中茶花看歸有光

李利國》從山中茶花看歸有光

【愛傳媒李利國專欄】在山中巧遇茶花,見其花色爛熳而不妖豔,自然想起明代歸有光的《山茶》詩:「雖具富貴姿,而非妖冶容。歲寒無後凋,亦自當春風。」

歸有光可謂為明代文壇宗主,清初大儒黃宗羲就譽之為「明文第一」,但他科舉考試與仕途卻極其不順;雖然20歲就以第一名考上秀才,之後則用了15年考上舉人,又再花了24年到60歲才考上進士,做了浙江長興縣令。

歸有光的一生坎坷,八歲喪母、二十八歲喪妻、中年又先後夭折了三個子女並再度喪妻,但他還是積極地著書立作。

細讀《山茶》詩,會發現歸有光是藉山茶花這一意象來托物言志寄情,他用松柏襯托山茶花堅貞的品質,又用梅花傲雪凌霜的高潔氣質特徵對照山茶花的類似特徵,將之喻為花中的伯夷叔齊(梅君特素潔,乃與夷叔同),也寄寓著他對崇高品格的景仰、讚賞與有心效法之情。

歸有光生平略可得以安慰的是,兩位妻子都是對她一往情深而且品位高雅的賢內助,在他科考屢次名落孫山後回到家中,妻子絕無抱怨之詞,反而是用浪漫情懷般的語言勸慰他。

從歸有光在《世美堂後記》中的對話可見其妻子之賢慧:「時芍藥花盛開,吾妻具酒相問勞。余謂:『得無有所恨耶?』吾妻曰:『方共採藥鹿門,何恨也?』」(歸有光的妻子說沒考中又有何關係,反而正好可以去上山採藥,過田園隱居的詩意生活。)

我喜見山茶花,更藉之重溫歸有光的生平事蹟,豈不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作者為佛光大學未來與樂活產業學系助理教授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延伸閱讀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