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八三么背後的故事

左化鵬》八三么背後的故事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當兵時,數字一常唸成「么」。「八三一」,即唸成「八三么」,我不知道這組數字,是不是軍中譯電的密碼。

只知道它翻成明碼,指的就是「軍中特約茶室」,又稱「軍中樂園」。這是一個只適合阿兵哥休閒娛樂的地方,兒童和閑雜人等不宜。

七零和八零年後出生的朋友,可能聽都沒聽說過「八三么」。它早成了歷史名詞,已湮沒在人們的記憶中。若不是朋友寄給我幾張昔日軍中樂園的圖片,也不會勾起我這段回憶。

那年,我在南部一處兵工廠服役。放假時,常見三五名單身士官長,卸下工作服,刮淨鬍髭,皮鞋擦的啵亮,收拾好平常邋遢的模樣,神神鬼鬼,交頭接耳,說是要去「八三么」。

那時我是菜鳥新兵,誤聽是「半山腰」。心想工廠四周,盡是無邊無際的蔗田,中山高速公路正在修築,四處塵土飛揚。

觸目所及,一座小山丘也沒有,那裡去爬「半山腰」?這其中必有貓膩,他們不說,我們也不便問,只見他們頭也不回,三步步跳上交通車,絕塵而去。

雞同鷄鬥,狗和狗玩。那時我們營區連我共有四名大專兵。每逢假日,小張就去城裡尋公共電話,和女友互訴衷曲。

我們孤家寡人三隻菜鳥,不是到中正堂看場電影,就是去小岡山吃羊肉爐。和士官長們各尋各的樂子,道不同不相為謀。或許因為年齡的差距,我們之間,好像始終有一堵翻不過去的牆。

歡樂的時光何其短促,又是收假回營時分,只見那些士官長們,有的揚眉吐氣,吹著口哨,有的垂頭喪氣,像鬥敗的公鷄,有的全身乏力,像洩了氣的皮球。

有時他們還會互相取笑,今天誰是表兄,誰當表弟?口頭禪「格老子」的老楊,和滿口「娘希匹」的老程,一個來自重慶,一個來自寧波,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人,經常鬥嘴,互佔便宜。格老子比較常佔上風。

幾十年後,我從職場退休,一度從事文史田野採集工作。全省走南闖北,只見一些軍營附近,仍可見到「八三么」,這些昔日的軍中樂園,早已人去樓空。

門聯上有的還貼有泛黃的「大丈夫効命沙場磨長槍,小女子獻身國家敞蓬門」或「金門廈門門對門,大炮小炮炮打炮」的門聯。這些門聯對仗工整,辭意隱晦,令人發噱。

據瞭解,八三么設立在一九五零年左右,當時官兵們,大多是隻身來台,他們保家衛國,戎馬倥傯,犧牲了幸福的家庭生活。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