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珊珊》我為何轉到法律系、為何當律師?

黃珊珊》我為何轉到法律系、為何當律師?

【愛傳媒黃珊珊專欄】這是我大學一年級讀過的書「丹諾自傳」,最近去逛誠品時又看到再版銷售中,連假兩天再把這本書找出來讀一遍,我十九歲時就決定了我的未來,這也是我一路走來最大的精神支柱——尋找公平與正義,保障人權與自由,是我一生的志業~

丹諾說:自由、只有在人心感覺到它、希望得到它,而把障礙驅除以後,才能散布開來。

我兩年前寫過的文章:

我是民國77年進台大,大二時從大氣科學系轉到法律系,台大的校風自由大家都知道,大二時也發生野百合學運,法學院全面罷課,同學都到中正紀念堂靜坐,我也去了,還跟家人吵成一團,但我有些課不敢翹(因為我轉系所以只能大一大二的課同時上),也因為這樣改變了我的人生。

我永遠記得那堂課是債編總論(我當時還沒修過民法總則,債編總論對我來說簡直是天書),平常大禮堂有一兩百個學生,罷課那天教室只有七八個學生,我也在教室等黃茂榮老師上課,黃茂榮老師是我心目中神一般的人物,很少有機會靠近老師聽他說話(平常根本擠不到前面座位),老師叫我們幾個人坐到他身邊,他有點哽咽地說,你們也可以罷課到中正紀念堂去,在體制外抗爭,不過老師希望你們成為那個到體制內裡改變不公不義的人,我很感動,所以從那天起我下定決心要成為那個在體制內改變不公不義的人,所以我要好好念書,才可以坐到裡面去!爭取民主非關藍綠!

我是法律系這一屆第一個從政的人,另外兩位跟我一樣是轉系生(所以我們常常一起上課),國民黨吳志揚原來是機械系,民進黨吳宜臻原來是政治系,三個都當律師也都從政,我們這個世代在傳統威權體制與民主化過程中成長,分外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與自由,雖然分屬三個政黨,但我們都想為台灣盡一份心力!

大學畢業擔任執業律師以後,我很認真的協助百姓,改變不公不義,後來在我從政的20年生涯中,我從來沒有因為意識形態或統獨立場,影響我對市政建設或百姓福祉的堅持,服務從不分藍綠!

作者為台北市副市長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