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請問部長,你在打算什麼?

黃文博》請問部長,你在打算什麼?

【愛傳媒黃文博專欄】台灣正要開始承受嚴峻的旱象水荒,2月23日,經濟部長說,旱災應變中心已經做最壞的打算。

當發生了最壞的事情之後,才開始打算,無論怎麼算,根本只是亡羊補牢。事前沒有最好的準備,事後再怎樣打算,人算不如天算。

台灣本來就被列為缺水地區,而且在全世界缺水地區排名第18,每人可分配的水量僅有全球平均雨量的七分之一。

從中央山脈到西海岸,縱深過淺,河流短而湍急,適合建水庫的集水區極為有限,僅有的水庫規劃如高雄美濃越域引水計畫,在上世紀歷經慘澹對待,在多方勢力串連抵制下,一再延宕,終於胎死腹中。水資源供給面,其實始終是台灣的死穴。

長年以來,本島靠著夏季颱風來送水,灌滿水庫。對台灣人而言,颱風既是肇禍釀災的恐怖力量,又是島內用水的唯一保障。每逢颱風季,翹首盼望風神擦身而過,路過不進門,送雨不來風。

儲水與發電,是台灣基礎建設的重中之重。有責任感的統治者,為開發水利與儲備電力籌謀,常需背負罵名,卻奠立往後二三十年的民生樂利與經濟榮景。

從上世紀90年代後,政壇便找不到苦心籌謀水電良策的統治者,自此以降的有權者,邊吃著前人留下的老本,邊過著謗不及身、榮華全攬的好日子。

能源政策,跟政黨意識形態糾纏在一起,核電丟得太快,綠電吹得太大。綠能,用想像的,似乎一路綠燈暢行,實際上窒礙難行,天然氣趕緊補上,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預定地的珍貴藻礁成為避免2025非核家園跳票的祭品。

但補上的豈止天然氣,還有燃煤,於是民眾的肺又成為避免2025非核家園跳票的祭品。這種東補一塊、西補一塊的補釘式能源對策,距離真正的能源政策何止十萬八千里?

一旦夏天供電緊張,政府高官索性教導民眾攜家帶眷到大賣場吹冷氣,這什麼跟什麼?電力不足的問題,非要等到半導體業先進製程沒電可吃的罩門出現,統治者才被逼著面對。

到時候,是犧牲半導體產業的產能以維持民生用電?或是請民眾犧牲小我以力挺護國產業?還是必須透過公投決定?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