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在高鐵上吃台鐵便當,而聯想的童年為了便當與爸媽的嘔氣!

蔡詩萍》在高鐵上吃台鐵便當,而聯想的童年為了便當與爸媽的嘔氣!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進步,總是進步的,不過並不是所有的節奏,都那麼一致吧!於是,世間總是一邊甩開步伐進步,一邊卻躑躅留戀的。

我說的是,我搭高鐵,吃的卻是台鐵便當。網路上,流傳一個笑話。醫生告訴銀髮族病患,說你其實也沒什麼大毛病,就是沒事多補充些高鐵的食物。

你也知道,銀髮族跟小孩差不多,親人講該怎樣,該怎樣,他們不一定聽,但醫生講的,噢,那可得聽啊!於是,那位銀髮族有事沒事就去買「高鐵站的食物」!?

我還沒到銀髮族階段,我搭高鐵也會吃「高鐵的食物」,但,偶爾,我還是會買台鐵的懷舊便當。

好吃之外,也是一種心情的撫慰,記憶的溯溪,吃著,吃著,吃出了許多淡淡,幽幽,甜甜,酸酸的,往昔。

小時候,爸媽節省,日子過得普通,餓不著,但額外的零嘴,就別妄想了。

母親手巧,常常煮綠豆湯,做冰仙草,或者糖水米苔目,或從市場買紅龜板切半油煎,我們幾個小鬼吃得淅瀝嘩啦,也吃掉母親的青春,吃掉我們孩子各自的童年。

我們偶爾有的,打牙祭的,吃一些家庭之外的食物,或零嘴的機會,都是因為全家要出遠門。那可是家庭大事啊!多半是父親的同袍,結婚,生日;遠方親人的家族請客,等等。

我們上了火車(當然是台鐵!),從老家到台北,慢車,每站皆停,晃晃悠悠,要一個多小時。

我們小孩嘰嘰喳喳,看一站又一站的地名,中壢,內壢,桃園,鶯歌,山佳,樹林,板橋,萬華,台北。每一站,下車的人,上車的人,都讓我好奇,他們都是每一站那個地名裡生活著的人呢!

像我一樣,在楊梅埔心。我終其一生,有些地方,我一輩子不會去吧!我望著月台上,矗立的站名,幽幽的想著。

我怎麼能預測到,有些站名,那裡的人,以後會在我人生的旅程中,跟我交遇,走上一段,然後,又擦肩而過,成為生命的軌道上,邂逅與交會的,種種隱喻,與緣分呢!

那時,能打斷我,那樣胡思亂想的,往往是,月台上叫賣的小販,火車啟動時,嗚~~嗚的一聲長鳴,一站又過了,等著下一站。

延伸閱讀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