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秉儒》我記憶中的「中華商場」

楊秉儒》我記憶中的「中華商場」

【愛傳媒楊秉儒專欄】其實,我真心感謝楊雅喆導演費心拍攝《天橋上的魔術師》這一部共10集的電視影集。

因為這部影集,讓大家再度回憶起那個在自己生命中曾經真實存在過的「中華商場」。

只不過,或許烙印在我們記憶深處裡的「中華商場」,跟楊雅喆導演心裡的那個「中華商場」長得不大一樣就是了。

享年31歲的「中華商場」(民國50年4月22日-民國81年10月30日),是八座三層樓水泥建築,由北(忠孝西路口)而南(愛國西路口)排列,以「八德」為名,分別為忠、孝、仁、愛、信、義、和、平棟,總長1,171公尺,當時政府在西門圓環及其以北商場建築棟與棟間的重要路口,均設置行人天橋,不 但藉此得以安全跨越鐵路平交道,連絡中華路東、西兩側,還可以直通商場二樓。

在「中華商場」曾經陪伴我走過的20年歲月裡,第一次去「中華商場」,是6歲時的農曆春節,爸媽帶著我去西門町萬國戲院看電影,電影片名早已忘記,但是電影散場後,爸媽帶著我去逛「中華商場」,在商場屋頂上那一座座「國際牌」、「黑松汽水」的大型霓虹燈廣告燈箱,閃爍著誘人的浮華,令人目眩神迷,這是我對「中華商場」的第一印象。

然後爸媽帶我去「中華商場」義棟(第6棟)一樓的「點心世界」吃鍋貼、喝酸辣湯,那個味道就這樣深深地刻在我的味蕾裡,永生難忘。從那一刻起,「中華商場」就跟我的生命緊密連結。

國小的時候,每次只要爸媽說要帶我們去逛「中華商場」,那就是必須盛裝打扮的大事。

沐浴更衣是一定要的,平常不輕易穿上腳的黑皮鞋、過年拜訪親友才有可能穿上身的小西裝這時候才有機會亮相。在這個階段,「中華商場」對我的意義就是美食。「點心世界」、「真北平」、「酒釀湯圓」、「吳抄手」,大江南北各路美食,都聚集在「中華商場」,滿足饕客的味蕾,更撫慰他們的思鄉之情。

上了國中,當年念南門國中放牛班的小子,翻牆翹課是家常便飯。反正學校圍牆一翻過去就是植物園,要是嫌植物園裡的花草樹木、假山荷花池看膩了,就走遠一點去逛「中華商場」。

那時候,國中放牛班的學生就流行跑去「中華商場」訂做制服,無論是緊得可以勒住大腿的藍短褲,還是俗稱「控叭辣」的卡其長褲,到「中華商場和棟」找店家,包君滿意。

對了,訂作制服的錢,還是拿自己收藏多年的集郵冊,加上偷我老爸的集郵冊,拿到仁棟或愛棟的郵票、古幣蒐集與交換專門店變賣才湊齊。當然,回家被老爸人贓俱獲後,免不了又是一頓好打。

同時,我也忘不了,當年的放牛班小子,在外面跟別的學校混混打架打輸了,一身狼狽地躲到平棟二樓樓梯間的公廁清洗傷口,那個充滿樟腦丸與阿摩尼亞、尿騷味的公廁,還真臭啊!

有的時候,我會去「中華商場平棟」找住在那裡的同學,看著拿大鋼杯泡茶的老兵們,悠閒地坐在騎樓走廊上,一邊喝著茶一邊下棋,或是看著店家熟練的用竹籤編織著各式蒸籠,或是跑到二樓的「李慎思鞋店」,看著李伯伯細膩的製作京劇戲靴,多年之後,我才知道當年的李伯伯,就是李國修老師的父親。那時候的「中華商場」,是一種安然閒適的歲月靜好。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