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二十八

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二十八

〈李後主若再晚出道個數十年,他的詞,還能麤服亂頭,壓過其他美人嗎?〉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唐詩,宋詞,元曲。由於文體之前冠上了朝代,看似與朝代興替連結,很容易造成誤會。以為,唐朝就是詩,宋朝唯有詞,元朝都在寫曲了?!

誤會大了。唐詩極盛之詩,詞已慢慢雛形化了。詞,歷經晚唐,五代,到南北宋極盛,但曲也見其端倪了。而且,唐朝之後,宋元明清,文人仍舊寫詩,並非棄詩,去寫詞寫曲。

宋朝之後,到民國白話文運動,這一大段歷史,寫古詩詞的名家,亦在所多有。

當我們說,唐詩,宋詞,元曲的時候,不過是以簡便但傳神的方式,點出了,這幾個文體,自有它們各自的盛世而已。並不表示,易代之後,這文體,就沒人創作了。

單單以清朝為例,納蘭性德便是一代大家,他的詞,絲毫不輸宋朝的名家。從唐詩,宋詞,元曲的遞變,可以看出來是怎樣的文學規律,或特定的社會條件呢?

這是一個好問題。不易三言兩語說清楚。歷來,都有文學評論家,想解答其中的緣由。寫《人間詞話》的大學者王國維亦然。他有一大段文字,我試著拆開來,一段段為你解析。

「四言敝而有楚辭,楚辭敝而有五言,五言敝而有七言,古詩敝而有律絕,律絕敝而有詞。」

四言詩,是中文世界目前看來最早的詩體。《詩經》是代表作。「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求」,信手拈來,都是四言的典範。

但框架久了,難免讓人不耐,於是有《楚辭》這類文體出現。五、六、七言,交互穿錯。

但五言走到極致,七言體則蓄勢待發。五言、七言的文體,走到極致,律詩則竄起。律詩走到極限了,詞則隱隱然要接手。

於是,看起來,似乎是一類文體,自有其高峰,到了高峰,便不得不往下滑落。但為何會這樣?

王國維繼續解釋。「蓋文體通行既久,染指遂多,自成習套。豪傑之士,亦難於其中自出心意,故盾而作他體,以自解脫。」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