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各級政府,必須立即停止使用網軍!

黃文博》各級政府,必須立即停止使用網軍!

【愛傳媒黃文博專欄】近幾年,但凡在網路發聲指責政府的人,總要自嘲:「準備遭網軍出征⋯⋯」,或引來好友留言提醒:「小心,網軍要殺進去了」。

怎麼了?台灣不是自詡言論自由嗎?政府怎麼能花人民的錢養網軍跟人民的言論自由對幹呢?

民主國家的政府,理所當然受全民監督,為防堵政府濫權妄為,監督的力道寧重勿輕,包括民代、媒體、人民,理論上,構成民主制度的第一道免疫系統,第二道才是司法監察。

但實際上,台灣民主現況,治權日益擴張,民代與媒體在膨脹的治權陰影籠罩下,期望他們履行免疫天職,近乎緣木求魚。

此時,同為第一道免疫系統的人民,當然有責任要站在執政者的對立面,假定政府會做壞事,睜大眼睛盯住政客,攥緊拳頭指向政府。

缺乏監督的政府,可以明目張膽地幹壞事,被揭發壞事後可以巧言狡辯,可以輕騎過關,可以故技重施。

著名的數據分析家Cathy O'Neil 針對劍橋分析事件,一針見血地說:「它們(指FB,Google)做壞事的潛力是驚人的」。哈!Cathy如果有機會好好分析台灣執政黨,恐怕會說:「它們做壞事的潛力是駭人聽聞的」。

奧地利政治經濟學家熊彼得(Schumpeter)在菁英民主理論中主張:「無論人民參與民主的程度有多少,政治權力始終都在菁英階層中轉讓」。

我雖然沒有像他那樣悲觀,然而,試著把他對菁英獨占政治權力的的主張,套用在台灣貧弱監督的政治現實,我可以這麼說:「因為人民監督的力道薄弱,國家資源始終在統治階級手中玩弄」。如果熊彼得看得到台灣的現況,應該會對民主制度更加失望吧!

只剩下一口氣的台灣民主免疫系統,具體呈現在其實已經備受限制的網路言論場域。

網友發文也好,做圖也好,分享也好,讚聲也好,不滿也好,抱怨也好,發洩也好,控訴也好,幾乎承擔了民代摘奸發伏的角色,幾乎攬下了媒體揭罪懲惡的功能,讓政客在幹壞事時,有所顧忌,讓政府在出壞心時,知所節制。

台灣民主第一道免疫系統之怯懦,舉世無雙。民代,真該知恥。媒體,真該慚愧。在燃燒民主價值的熊熊烈火中,人民在網路社群的發言是僅存的滅火活水。在掠奪國家資源的屠宰場上,人民在自媒體的表意是僅有的一聲警鐘。

如今,僅存的活水、僅有的警鐘,正遭到政府指揮的網軍追瞄、鎖定、撲殺。遇事,枱面上發言人出來應對,私底下發動網軍吹灶起火帶風向,明的是民眾在社群發言,暗的是網軍在推波助瀾,壓制異議,圍堵異己。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