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只想看著你

朱國珍》只想看著你

【愛傳媒朱國珍專欄】小壯丁在家裡翻箱倒櫃找襯衫,我在一旁默默觀察他的動作順便研究行為科學。

我覺得這場景有點像卞之琳的名詩《斷章》:「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别人的夢。」

他終於開口說話:「我被學長姐點名要去主持迎新晚會。」難怪要找襯衫穿,當活動主持人確實不宜隨便穿棉T。

聽到這消息我比小壯丁還興奮,不禁脫口而出:「什麼時候,我可以去嗎?」

沒想到小壯丁急躁地回答:「迎新活動沒有家長會來。」

「你不要跟人家說我是你家長!」我繼續抝他:「我可以校友的身分參加!」

「妳又來了,以後我什麼事情都不要告訴你。」小壯丁說話的分貝有點上揚。

如果是演出瓊瑤連續劇,這時候女主角的眼睛應該會含著晶瑩的淚珠兒,欲泫欲泣地哽咽說著:「我只是想去看著你,為你加油鼓掌,鼓勵你。就像你小時候參加的每一項比賽,每一場表演,媽媽都會靜靜在台下,在你身邊,看著你。無論成功或失敗,我都會陪伴你,就是這樣而已。」

我確實說完這一大段真心話,但是我沒有流眼淚。我覺得青春期的男孩應該不吃這一套了。

「沒有家長會來。」小壯丁冷靜地回應我。

「我不是家長!」我還在腦筋急轉彎:「廣義來說,我也是你學姊。」

「以後我什麼事都不跟妳說了。」小壯丁已經重複第二次同樣的論述。

這個嚴重了,我趕緊閉嘴,真怕他以後什麼事都不願意開口。我雖然曾經跟小壯丁朝夕相處,早就心有靈犀,但是我畢竟尚未練成神通觀心術,他若果真惜話如金,一個字都不透露,就算我再冰雪聰明,也只是自己一個人對著木人樁練詠春拳,見招拆不了招,說到底又是回到基本功。

「好嘛,我不會去的。」這時候一定要放棄「為母則強」的本能,「能屈能伸」才是談戀愛的王道。

「Baby加油!」我露出甜蜜的微笑用這句話作為結語:「媽媽愛!」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