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雖然很慢,但還是跑完了,這就是我的人生啊!

蔡詩萍》雖然很慢,但還是跑完了,這就是我的人生啊!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雖然很慢,但還是一一過關了,這就是我的人生啊!」我想像著,跑回終點時,媒體若圍著我,問我再下一馬時,我會怎麼回答時,我為自己想好了這句金句。

怎麼樣?很不錯吧?但,很抱歉,這句話,只在我的心頭繚繞。

跑回重點前,除了「苗栗林志玲」迎上前,除了陪我一起衝進重點的,早就百馬以上的Su和小方外,我連攝影機在哪都沒看到?!(不知是已經撤了,還是我太累只顧衝進去?)

Anyway反正這句話,就是我現在才在文字上寫出來而已!

這是我的第十五個完賽的全馬,在新竹南寮的海洋馬,有點小意義,因為這是我在新竹完成的第一個全馬,而新竹是我人生知識啟蒙的原鄉,回來跑馬,我邊跑,心思邊回想著,當年我還是個十五六七歲的青少年時,在這「風城」度過的三年時光。

那真是人生有意思的三年。跟我女兒現在的狀況差不多,總是內心一陣陣暗流起伏,總是如刺蝟一般的回應著來自爸媽的關心,但心底卻有著對自己無限的寄望,寄望著未來海天遼闊,自由飛翔。

我的閱讀領域的開展,我的文字的琢磨,還有對跑步的培養,都在這三年宛如走進意想不到的花園,奇花異草處處驚奇了!

新竹中學的學生每年兩件體育課大事,夏天的游泳,冬天的越野跑。越野跑季一到,學生如臨大敵,每天在朝會時,先從操場開始,逐日堆高公里數,直到最後,跑完一趟十八尖山。

竹中三年畢業,進了大學,我們很自然多數時間是維持了這種跑步的習慣,那像生命的DNA,跟著你,即使你後來未必再跑了,但一看到有人在操場跑步,有人在路上跑步,你心頭不禁就熱血上來:是啊,那年我可是很會跑的呢!

我報名新竹海洋馬後,雖然也在繼續練跑,但說真的,我早忘記了「風城」那個「九降風」的真實景況,我只記得當年,我們剛從火車站通勤下車,才出站,一陣旋風刮起,男生的大盤帽從頭頂竄飛,新竹女中、新竹商職的女孩們驚聲尖叫,瞬間按住她們的裙角,風實在太大了!

那天我驅車從台北出發,清晨三點五十分左右,因為谷歌地圖告訴我,一小時多一些可以到,果然我在五點左右到了新竹南寮貝殼公園,風刮得嚇嚇叫,還沒進場,路邊便看到一名警察騎著機車,在強風中,檢查跑步路線的三角錐,不誇張,成串的三角錐,好幾處被吹得東倒西歪。

停好車,(新竹海洋馬的停車場夠大),在一陣一陣的風中,走到寄物區,安置好,距離起跑剩不到半小時了。

幾位關係我來新竹跑馬地臉書上的跑友,紛紛問我到了沒,我們相互找到對方,在貝殼公園的地標鐘樓前合照。南寮已不是我記憶中的南寮了!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