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富陽》「新冠狀病毒」給了重新省思東西方文明制度趨向的機會?

程富陽》「新冠狀病毒」給了重新省思東西方文明制度趨向的機會?

【愛傳媒程富陽專欄】當全球感染「新冠狀病毒」累計達1億5千多萬例、死亡逾322萬人;而世界強權的美國亦難倖免,在罹患累計3千3百萬例,近58萬人死亡的驚人數目之際;更傳來印度自今年3月底起,正面臨「新冠狀病毒」的無情肆虐,迄今已造成超過2千萬染疫及逾20萬人死亡,並有逐漸向周邊國家擴散蔓延跡象,引起全球的關注。

此刻,終於有人願意回顧自前年底(2019),當同樣是超過13億人口的中國大陸遭逢嚴峻疫情時,竟能在短時間集中全國力量,抑制緩和國內疫情,阻止疫情延燒境外,進而在隔年(2020)10月8日,與「全球疫苗免疫聯盟」正式簽署協議,以自身抗疫的經驗,轉為擔當全球疫苗公共分配的先鋒,不但已向69個有急需的發展中國家提供超出一千萬無償疫苗的援助,更竭力倡議防疫無國界,自今年3月底印度肇發疫情擴大迄今,已不下十次由外交部正式向印度呼籲,中國大陸願意全力支援與之抗衡的印度抗疫,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

但合著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印度鑒於傳統總喜歡跟正崛起世界的中國較勁,一直拉不下面子來呼應中國這個共同合作抗疫的呼籲,卻反而跟著西方媒體起舞,持續繼操弄「病毒起源論」、「口罩外交論」之后,又在近日配合美國政客拋出的「疫苗外交論」,肆意抹黑,讓人不禁懷疑這個大陸鄰邊國度,是否真還有大國風範與氣度的政治家,還是註定只能生產一個愛生悶氣,不惜拿人民生命為個人權力與面子當賭注的賭客。

對於印度總喜歡跟著美國後面轉悠,咱們不妨聽聽前陣子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回覆西方記者的一段話,他是如此說的:「英語有句俗話:『拿著錘子的人,看別人怎麼都像釘子。』美國想維持國際霸權,看誰都像挑戰、威脅。但究竟誰的軍備是世界之冠?海外軍事基地最多?是誰建國240多年,只有16年沒有打過仗?是誰頻頻派軍艦、軍機到全世界耀武揚威?是誰打著民主人權的幌子在全球搞滲透破壞?是誰任意在世界製造顏色革命,及屢屢以人權為藉口胡搞他國政權更迭?又是誰到處拉幫結夥不擇手段的打壓別國?」

如今,在印度面對疫情氾濫,人民慘遭橫死疫情之際,是誰在倡議援助印度?又是誰在口惠而不實,冷眼旁觀?豈容印度政府無腦的跟著美國屁股,繼續大演「二人轉」!

當西方屢屢以「中國威脅論」這個想像中的擔憂,在到處找茬中國時;中國學者李世默何止一次在國際論壇中諄諄答覆過西方學者,他指出「中國威脅論」的不可能性有兩個:一是和平崛起與合作是國際趨勢,中國不會也從沒有奪取主宰世界霸權的野心。

二是觀諸歷史霸權,從雅典、羅馬帝國到日德英法美等東西方大國崛起,無一不是透過大規模流血、戰爭、殖民、屠殺、掠奪,而主宰世界於一時;但中國在最短的時間,取得比上列帝國更大的成就,但迄今卻沒有發動一場戰爭,對外射出一顆子彈,更沒有使用一樁暴力;這種歷史僅見的事實,如果還有人硬要栽贓,只能說是別有居心,存心不良了。

事實上,連1989年提出《歷史終結論》,認定西方國家自由民主制就是人類社會演化的終點,也是人類政府的最終形式論點而聞名於世的美國日裔學者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2021年1月8日接受法媒費加羅報(Le Figaro)採訪時,也不得不承認,美國的確在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中出現了民主危機,而世界亦呈現出重心逐漸朝亞洲,尤其向中國轉移的趨勢;這讓他不得不對自己先前認定的世界「民主唯一論」,提出自我的重新審視與評估。

回顧中國大陸在去年(2020)的五中全會上,就曾提出兩個概念;一個是「西強東弱是歷史,東升西降是未來」,另一個是「西方之亂與中國之治,形成鮮明對比」;這兩段論述與中國正逢「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共同引起了國際政治菁英對今後世界情勢及大陸國際地位的研究興趣;臺灣政論家石齊平即大膽預言,中美博弈已形成一場「被中國優化的社會主義」與「被美國異化的資本主義」之間的PK。

也許,這場引起世紀恐慌的「新冠狀病毒」及近期印度疫情嚴峻的蔓延,正可讓西方國家冷靜省思,是否應該從東西方的文明制度趨向,去判別自由民主與共產社會制度是否有共存的機會?

因為,唯有「平視」目前兩者持有的制度體制,方能真正消弭彼此的意識歧見,進而共同合作為解決人類重大問題,迎來曙光!只不知,在眼中只有權力的政客們,真會有如此的自覺嗎?

作者為國防大學老師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