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18歲「小壯丁」成長記之三十五

朱國珍》18歲「小壯丁」成長記之三十五

【愛傳媒朱國珍專欄】我最近觀察小壯丁臉上經常出現某種似笑非笑、冷靜挑眉卻又嘴角上揚的怪表情。我每次接招時很難形容其所以然,不過個人認為比較接近「偷笑」的卡通畫面。

舉例來說,我有些朋友很關心小壯丁的感情世界,紛紛詢問已經做了半年大學新鮮人的小壯丁,究竟交到女朋友了沒有?

遇到這種問題,我都直言回應:「沒有!他說他很享受現在的生活,自由自在,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曾經有一位年輕的小姐姐關心地問:「這樣他會不會孤老而終?」

「應該不會!」我很有自信地回答:「他應該是真的很享受現在住校、沒人管的單身漢時光,因為,他終於可以遠離那個糾纏了他一輩子的女人!」

舉例來說,某次我在家裡打掃做家事,雙手揉攆抹布東擦西擦弄到手指頭殘廢,突然看到小壯丁坐在客廳沙發上,於是跑去他面前,伸出雙手直直朝向他的眼角膜,說:「我的手好痛哦!」

然後小壯丁就出現了那種似笑非笑、冷靜挑眉又嘴角上揚的怪表情。他瞥了我一眼,不說任何話,繼續看他的電視。

試想,在台北的家裡已經有個女人沒事會跑到他面前伸出雙手撒嬌說:「我的手好痛哦!」然後賴著不走,讓這個青少年無言以對。

如果在學校裡也有個女生沒事就跑來說聲:「我的手好痛哦!」那麼他還能躲到哪裡清淨呢?

這是我做為女版福爾摩斯之後對小壯丁的心理分析,其實我非常鼓勵他展開初戀,但是,這個孩子,從小就有自己的生活步調,他對女生有獨特的美學偏好,特別是對於媽媽這種生物,他更是全然洞悉其特性。

小壯丁小學畢業那一年,我想送給他一個畢業禮物做為紀念,於是省吃儉用,在有限的積蓄中挪出一筆預算,準備帶著他參加好友靜怡規劃的親友團一起到日本旅行。

靜怡的孩子是小壯丁的同班同學,兄弟們也都念雙溪國小,小朋友們都互相認識,在學校經常玩在一起。

就在出國前半個月,小壯丁每天放學後都跟我說要到靜怡阿姨家玩,雖然次數有點頻繁,但是我想,對方家裡人多熱鬧,而且還有桌球室,小壯丁說他們都在運動和玩捉迷藏。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